〈南部〉《觀察筆記》 -可惜


2018-09-16

原來,生命竟是這般的脆弱。

天災地變中活下來,卻死於可畏的人言。台灣人說人的一生都會有好幾道「坎」,走不走得過去,就在一念之間。老一輩講的劫數吧,挺得過又是另外境界。

現代人強調的瓶頸,突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彷彿一路來的人生是文章一篇,破題後起承轉合明白順暢又靈活自如,大江東流氣勢磅礴,然而,有的起承後卻轉不過來,剎那間失重,意志鬥志縹縹緲緲,合不成人生文章了。

為傑出外交官蘇啟誠消失的惆悵,是很多台灣人最近的心情,替國家打拚的堅強,怎麼輕易被人言擊潰?真的像鴻毛飄過窗前,急急又寂寂,引動不了丁點的氣旋,卻召喚來巨大的喟歎,一聲聲的難了。

人,真的有很多的坎,也有無數的難了,端看自個怎麼去化;可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放下,也能「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的自我惕厲。

在脆弱處堅強,在堅強時沉吟,老子言「剛強易折,柔弱生之徒!」

(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