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未了因


2018-07-12

一直相信人與人的遇合是有緣份牽結。

越南人鄧泰阮在台灣船長宋謹安靈位前膜拜剎那,放下四十年的負載,死亡線上掙扎過來的人面對已經入土的恩人,馨香裊裊訴不盡感激,要渡過劫波,方能理解日暮時分逐漸沉澱的情誼。

一艘小舢舨颱風前夕飄盪南中國海上,為爭自由逃離共產黨統治的家國,載沉載浮又飢寒交迫將淪為波臣,高雄漁船看見,宋船長偏離航路伸出援手。

南越難民冒死扁舟怒海是四十年前北越南侵成功的常見鏡頭,澎湖講美村就有設置收容的難民營,聽他們講述戰爭的悲慘,失去家人家園的酸楚,傷痕在言語間不時地表露臉上,那是打從心底湧現,也許壓抑的傷勢在身體和記憶深處更嚴重,一撩撥便一發不可收拾。

像蜉蝣一樣賤的生命,朝生夕死,煙硝亂世的尋常,難民在海上殞滅就如蜉蝣般的不起波動,所以,台灣漁船伸出的那雙手,夜夜在鄧泰阮的夢裡出現,每一回都是當初的欣喜莫名。

生者長戚戚,可以讓人窮畢生思念,無憾啊!(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