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高雄痴


2018-03-09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春光爛漫裡,陳田錨隨著流水落花走了,也是圓滿,在他鍾愛的高雄城市完成人生。

小時候就在愛河邊玩耍,他喜歡這條河,是記憶的鑰匙,打開後流水般傾洩的有疼惜他的母親,有教導他以德為人的父親,有手足親情呼喚如盪漾水聲,每一駐足、回眸,總是神往。

愛河穿越高雄,在他家附近入海,景色宜人,從政歲月,碰到難題,小洋樓住家推窗眺望河面,往往有意想不到的角度切入來解答,所以,至今,河的上空除了橋,依然開闊。陳田錨說哪個城市有河流過,這麼美。

這位高雄痴,在煙花三月離開人間,走之前豁達得很,告訴美國的弟弟不需回來看他,聽到他已去的消息,朝台灣這邊揮揮手:「阿兄,再見啦。」透澈的心,不只是生命,尚有政治。

他當議長開放扶持的態度,給準備組黨的黨外空間,諫言中央寬厚異議人士,添加台灣自由民主的柴火。

晚霞日子再看成吉思汗,彿似年少壯思飛的雄心,窗外,斜陽已暮,達達的馬蹄停息,這次他永久回高雄懷裡!(資深記者黃明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