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工心面貌】神明衣裁縫師 一針一線繡出神威


2018-10-07

記者劉珮芬/報導

台灣每逢奉祀的神明誕辰,就會舉辦各式遶境活動,熱鬧遊行的隊伍裡,常見到高大又帶點令人畏懼的「大仙尪仔」一起出巡。

不論是神尊或是「大仙尪仔」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台灣即將失傳的刺繡技藝。而這些「神明限定」的手工服飾店稱為「繡莊」,裡頭的裁縫師所創造的針線世界值得讓人一探究竟。

與神明結下緣分,堅持造就不凡手藝

走進金官繡莊,擺放在店門口的大型繡旗及兩旁玻璃櫃裡各式的神明衣、神尊,還有桌上一頂頂精緻的神盔,讓人彷佛走進熱鬧的廟會中。

第2代的老闆陳本川及妹妹陳愛珠傳承父親陳金官的工藝,即使現在已年過半百,仍堅持以傳統手工刺繡為神佛治裝。今年70歲的陳本川與哥哥、妹妹等一家子都為金官繡莊奉獻一生,老當益莊的他自豪地說:「我從16歲做到現在,雖然體力不比以往,眼力還是很好的!」接著便開始憶起父親創業的歷程……

第1代傳人陳金官從中國福州到台灣發展,在當時最繁榮的台北大稻埕的「雲彩繡莊」拜師學藝,後於1945年遇上台北大空襲逃難至宜蘭便從此落地生根,經營裁縫店開啟一家子與神明的緣分。

由於當時日本政府推動「皇民化運動」禁止任何祭神活動,但虔誠的台灣人仍會偷偷祭拜,私下還是會請陳金官製作神明衣,也因為這樣陳金官精湛的手藝悄悄地傳開。戰後陳金官創立「金官繡補店」(後因招牌老舊翻新,便改名為金官繡莊),當時宜蘭幾乎與佛、道相關的繡品皆出自陳金官之手。陳本川更說:「父親自創的『立體刺繡』難度極高,學徒就算花3、5年可能還學不會!」他解釋,「立體刺繡」就是在平面圖案中填入棉花就能在視覺上產生立體感,接著再勾勒輪廓便能讓成品的呈現更加活潑生動!如此創舉不僅在宜蘭聲名大噪,更讓各地廟宇紛紛慕名前來訂製。

走過輝煌年代,巧手傳承刺繡工法

1980年正值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以及許多農地因都市計畫地目變更,造就不少人稱「田僑仔」的土財主,他們建廟、酬神帶動民間宗教信仰熱潮,加上各地廟宇信徒紛紛組成陣頭較勁,進一步帶動神明衣刺繡及「大仙尪仔」組裝產業的發展。

陳本川說:「那時候我們家的學徒曾多達80幾人,很多鄰居都帶著自己的女兒到家裡來拜師學藝。」妹妹陳愛珠補充:「不論是我們家的人還是學徒,大家都是從清晨6點到工廠開始刺繡,一坐下去工作,幾乎是不起來了,直到晚上9點多才下班,不然訂單多到實在做不完!」

談到刺繡的工法,國小畢業就與父親學藝的陳本川解釋,一開始要先學刺針的準度,尤其是大支針必須用手指力道控制等熟練了再學在平面刺繡上鋪棉花,先縫固定形狀,再用色線勾勒圖案。一位出師的神明衣裁縫師得學會看圖案線條、判斷如何繡才會順,如此一來花費的時間才會較短。陳本川說:「會看、會繡,才稱得上是師傅。」負責繪圖及組裝神盔的陳愛珠說:「通常接到訂單後,會先按照客戶描述的圖案或是我自己的設計來繪圖,接著再去量出神尊的尺寸就能開始製作。」問到「自己設計會不會沒靈感?」陳愛珠笑笑地說:「不會!冥冥之中神明就會給我靈感了。」

面對未來不感傷,領悟為神明服務即是福氣

談到傳承下一代的問題,陳本川苦笑說:「沒人想學啦!孩子各自都有自己的發展,我們能做多久就做多久……」他說,手工刺繡非常耗時費工,當初的女工如今所剩無幾,這些師傅都已老去,「大夥兒還能做多久呢?」陳本川無奈地解釋。

而隨著手工刺繡技藝式微,一些原料或配件的供應,也面臨斷貨問題。陳愛珠說:「我們現在只有接到訂單才會做,因為訂單少但原料或配件價格一直調漲,加上部分配件的製作逐漸失傳,例如縫在旗幟邊緣裝飾的流蘇線,還有立體刺繡的獅頭細節,製作的師傅萬一凋零,這些配件也會消失。」

面對未來,兩兄妹樂觀的態度讓現場不因談到難題而悲傷,反而有種豁達、輕鬆的氛圍環繞。陳愛珠輕撫自己還在製作的神盔說:「年輕的時候,家裡的事業對我們來說只是賺錢,直到現在60歲反而自己領悟到,我很有福氣,因為我一輩子都在為神明服務!」一旁的陳金川點頭直說:「對、對,我們都是為神明服務的人,會有福報啦!」

金官繡莊

(03)932-6455、(03)935-2382。宜蘭市光復路57號。週一~五08:00~18:00,週六、日休

認識神明衣

俗諺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不過依照陳本川解釋,每位神明的服裝顏色、圖樣會依照官位畫分,這些都是傳統廟宇記載流傳下來,不可破壞。若碰到信徒要求不是對應顏色及樣式來訂製神明衣,那麼陳本川則說:「那我寧可不做啦!別去破壞習俗,是我們為神明服務的人該遵守的。」

穿神明衣步驟

1-先點香來淨爐、淨身。

2-將神明衣供奉在神桌上,再擲筊告知神明。

3-得到神明同意後,便可為神明披上新衣、梳理鬍子。

4-完成後仍要擲筊詢問神明是否滿意,得到聖筊儀式才算完成。

愛注意!換神明衣禁忌報你知

陳愛珠說:「雖然為神明換衣服的過程看似簡單,也曾聽過其他同行遇到神明不允筊換衣的!」而換神明衣也有一些不可不知的禁忌,陳本川說:「像替媽祖娘娘換衣,我都會請我妹妹來執行。」陳愛珠笑說,因男女有別,基於禮貌通常男神明就請男性服務、女神明則由女性負責。不論如何為神明換神明衣時,都須秉持誠心才能順利完成儀式。

  • 金官繡莊第2代傳人陳本川至今仍堅持以手工刺繡來傳承父親的精湛工藝。(記者沈昱嘉/攝影)

    金官繡莊第2代傳人陳本川至今仍堅持以手工刺繡來傳承父親的精湛工藝。(記者沈昱嘉/攝影)

  • 陳本川說:「刺繡這工作非常考驗定性與耐心,一坐下來就是一整天。」(記者沈昱嘉/攝影)

    陳本川說:「刺繡這工作非常考驗定性與耐心,一坐下來就是一整天。」(記者沈昱嘉/攝影)

  • 穿針引線對於70歲的陳本川來說,只是雕蟲小技。(記者沈昱嘉/攝影)

    穿針引線對於70歲的陳本川來說,只是雕蟲小技。(記者沈昱嘉/攝影)

  • 這尊已有百年歷史的「按察司」神尪,神明衣上精緻的刺繡是陳金官的傑作。(記者沈昱嘉/攝影)

    這尊已有百年歷史的「按察司」神尪,神明衣上精緻的刺繡是陳金官的傑作。(記者沈昱嘉/攝影)

  • 妹妹陳愛珠即使已出嫁,仍與哥哥一起延續家業。(記者沈昱嘉/攝影)

    妹妹陳愛珠即使已出嫁,仍與哥哥一起延續家業。(記者沈昱嘉/攝影)

  • 為神明換上新衣可別以為很簡單,每一個環節都是一門學問。(記者沈昱嘉/攝影)

    為神明換上新衣可別以為很簡單,每一個環節都是一門學問。(記者沈昱嘉/攝影)

  •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服裝屬金黃色,圖案以龍、鳳及蓮花為主。(金官繡莊提供)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的服裝屬金黃色,圖案以龍、鳳及蓮花為主。(金官繡莊提供)

  • 土地公的服裝屬藍色,圖案以壽字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

    土地公的服裝屬藍色,圖案以壽字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

  • 關聖帝君的服裝屬橘色,圖案以龍、蓮花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

    關聖帝君的服裝屬橘色,圖案以龍、蓮花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

  • 佛祖的服裝屬米黃色,圖案以蓮花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

    佛祖的服裝屬米黃色,圖案以蓮花為主。(記者沈昱嘉/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