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陳錫煌 掌中有戲


2018-09-09

記者劉珮芬/報導

布袋戲是老台灣人的記憶,要讓戲偶觸動人心,靠得是操偶師的雙手與口白。台灣布袋戲大師陳錫煌正是傳奇操偶師,他是布袋戲名師李天祿的長子,如何靠自身努力及天賦闖出有別於父親的「亦宛然」劇團?

本週就一同來認識陳錫煌的「戲偶人生」。

關於陳錫煌

台灣唯一獲文化部頒「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類保存者」、「古典布袋戲偶衣飾盔帽道具製作技術保存者」兩項殊榮的國寶級布袋戲大師。一生故事被拍成紀錄片《紅盒子》,感動許多人。

位在台北市大同區的「陳悅記祖宅」,日前被指定為國定古蹟,文化部長鄭麗君更親自送公函到此,讚呼「國寶住在國寶裡」,而文化部長口中的這位「國寶」,正是台灣國寶級布袋戲大師陳錫煌。

一身純熟技藝 源自父親嚴格教育

陳錫煌是布袋戲名師李天祿的長子,從小在父親的亦宛然劇團學藝,從操偶到製作戲偶、戲服等道具,每一項都要靠自己完成,也因為如此,陳錫煌練就一身純熟技藝,直到79歲才自己創立「陳錫煌傳統掌中劇團」。他同時也是唯一獲文化部頒「重要傳統藝術布袋戲類保存者」等2項殊榮的大師。

憶起過去的往事,陳錫煌對父親的印象只有「嚴格」、「猜不透」,他說:「細漢時劇團很忙,戲是每天一齣一齣的連著演,父親根本沒時間教我,要靠自己在一旁學才能了解。」

總是被父親用戲偶打頭的陳錫煌,一直覺得猜不透父親的心思,好比正在操偶的父親演到某個橋段需要換偶,陳錫煌一時忘記該換上哪尊戲偶,拿了一個起來看了看父親,他沒回應只是瞪著陳錫煌,只好趕緊換另一個還是沒得到回應……。搞著年幼的陳錫煌常常得不到答案、還要挨打,更曾因為受不了父親的性子,「逃跑」到雲林、於父親的好友鍾任祥所設的「新興閣」幫忙排戲、繼續學習。

新觀念改良戲偶 虔誠的心不變

在「新興閣」期間,陳錫煌認知到不同的戲班,操偶、演繹的方式都不同,而他也帶著這些「新知」回到亦宛然劇團磨練。陳錫煌認為,不好的傳統就該捨棄,所以他開始改良戲偶,像傳統戲偶的衣服前襬短後襬長,他改造成前長後短,操弄起來更得心應手。

從來不說「玩尪仔」、「弄尪仔」,都說「請尪仔」的陳錫煌認為,要用心才能帶出戲偶的靈魂、讓他活靈活現。尊重戲偶是陳錫煌的堅持,好比出外表演他一定會帶著供奉田都元帥的紅盒子,開演前一定誠心向祂燒香祈求順利。

誓言老不休 務實傳承布袋戲文化

雖是李天祿的長子,但父子不同姓,許多往事陳錫煌一笑置之,外界總將他定位在「李天祿的長子」,彷彿活在父親的影子下,陳錫煌說:「我就是他兒子啊沒什麼,傳承布袋戲才是最重要的事。」一字一句透露他務實的心理。

布袋戲對現代人來說,已是時代舊物,能延續的人少之又少,這讓高齡87歲的陳錫煌相當煩惱,雖年年開班授課,願意學到最後一刻的學生卻寥寥無幾,但樂觀的陳錫煌仍不氣餒,他指著家中牆上的1帖字畫緩緩地唸著:「傳藝未完成,誓言老不休」,這10個字道出他不願放棄布袋戲的精神。

  • 陳錫煌拿起戲偶,總能隨時演上一段戲。(記者沈昱嘉/攝影)

    陳錫煌拿起戲偶,總能隨時演上一段戲。(記者沈昱嘉/攝影)

  • 小小帽子上的細緻刺繡,通通難不倒87歲的陳錫煌。(記者沈昱嘉/攝影)

    小小帽子上的細緻刺繡,通通難不倒87歲的陳錫煌。(記者沈昱嘉/攝影)

  • 這是武角佩戴的帽子,上頭一針一線都是陳錫煌親手縫製。(記者沈昱嘉/攝影)

    這是武角佩戴的帽子,上頭一針一線都是陳錫煌親手縫製。(記者沈昱嘉/攝影)

  • 紅盒子裡的田都元帥,是陳錫煌到各地表演時一定要攜帶的物品。(圖片提供/陳錫煌掌中劇團)

    紅盒子裡的田都元帥,是陳錫煌到各地表演時一定要攜帶的物品。(圖片提供/陳錫煌掌中劇團)

  • 陳錫煌的一生與父親緊緊相扣,即使他離開了家族劇團「亦宛然」,但那些關於父親的種種,似乎離不開他……。(圖片提供/紀錄片《紅盒子》)

    陳錫煌的一生與父親緊緊相扣,即使他離開了家族劇團「亦宛然」,但那些關於父親的種種,似乎離不開他……。(圖片提供/紀錄片《紅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