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不出惡聲 已是最大寬容


2017-12-15

創作之外的不同評價…

〔記者楊明怡、林曉雲/台北報導〕余光中逝世,昨天出席「誠品年度出版閱讀論壇」擔任講者的作家朱宥勳卻公開表示:「發一篇文情並茂的文章悼念余光中不是我該做的事情。」稍晚更在臉書發文指出:「作家逝世,文化部照例應公開致哀。但此人情況特殊,我認為不出惡聲已是最大的寬容。」

朱宥勳表示,余光中早期服膺國民黨官方文化政策,「所以他的『功』,就是表現好的部分,會被過度地放大」,另外一種他在政治上或社會影響上的評價,如他早年涉入鄉土文學論戰時發表〈狼來了〉一文,把鄉土文學說成「工農兵文學」,「一直沒有被好好揭露」。

音樂評論家馬世芳則在臉書寫道,十六歲讀余光中散文集《聽聽那冷雨》,是他「搖滾閱讀之啟蒙」。「我當然不打算忘記〈狼來了〉,這是他一生的汙點,但也不同意因為〈狼來了〉或是他的政治傾向,就要把他的詩文都貶為不值一顧。」

一篇「狼來了」掀鄉土文學論戰

根據台灣文學館「台灣文學小事典」記述,鄉土文學論戰係指一九七七年八月余光中在聯合報副刊發表文章「狼來了」,認為鄉土文學作家即在提倡「工農兵文藝」,暗指某些人可能是共黨爪牙,點名批判陳映真、尉天驄、王拓等人,掀起後續文學論戰。

朱宥勳說,國文課本上題解、作者欄都寫著余光中是詩壇祭酒,「『祭酒』是第一名,你可以說余光中是重要詩人,他確實也有一些成就,可是『詩壇祭酒』並不是公認的,沒有公認『祭酒』這回事!」

馬世芳說,余光中有一批成於六○年代末到七○年代初的作品,刻意用直白近乎民謠的語言、充滿節奏的音韻和句式,極受歡迎,傳誦一時。「這些詩作,彷彿天生就是等著要變成歌的」,其中結構重複排比的〈鄉愁〉由楊弦譜曲演唱,一九八二年羅大佑也錄唱了〈鄉愁四韻〉。

馬世芳:歷史不該遺忘 要理解

馬世芳說,他曾在節目中放過余光中的歌,但從未請他上過節目,跟余光中也沒有私交,喜歡他的散文勝於詩。歷史不該遺忘,也不該和稀泥。好的壞的,都要看見。「不要笑,不要哭,要理解。」

參與反黑箱課綱的前鎮高中老師洪碧霞表示,余光中的家鄉原本在中國,他的作品也有濃濃思鄉情懷,當年余光中批評和質疑反大中國政治意識的黑箱課綱的師生們,可以被理解和尊重。

  • 余光中將生命最後32年貢獻給中山大學。(記者黃旭磊攝)

    余光中將生命最後32年貢獻給中山大學。(記者黃旭磊攝)

相關關鍵字: 余光中 朱宥勳 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