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出現「剝皮樹」 受害地主懷疑山老鼠入侵


2018-06-11 17:45

[記者黃美珠/關西報導]好「搞工」的山老鼠?新竹縣關西鎮劉名登祭祀公業位於拱子溝的13公頃土地,近日被管理人劉德光、總幹事劉德樑發現,在出入路徑旁有批、客語稱為「抹盪」樹的白匏子樹,不論大小都被人攔腰用刀往根部剝皮,企圖不明,但企圖致樹於死的結果很明確。劉德樑懷疑是山老鼠所為,但研判醉翁之意在該地其他價值不菲的樹種,剝皮雜木只是探路、聲東擊西的煙霧彈。

德光說,他半個月前才在事發處除草、整理環境,當時一切正常。沒想到上週五卻赫然發現了前述狀況,每1棵都在離地1公尺高、相當成人腰部以下的樹幹被剝了皮,有幾棵樹皮仍殘留在場的像是開花一樣,但景象一點也不美麗。

劉德樑說,讓人納悶的是,「抹盪」樹是經濟價值很低的雜木,卻成為「加害人」鍾情的對象,不僅在目視可即範圍就發現被連剝了近30棵,最大的「受難樹」胸徑足足有1個女人的腰桿粗,還沒遭毒手的,有的被噴漆。13公頃內還有沒有受害的樹木、樹種,還待清查才能知道。

從樹幹受害狀況看,下手者是用刀的熟手,利用柴刀之類的,先攔腰對樹幹「一抹」再往下剝皮,劉德樑驚呼只是這樣「很搞工耶」、「直接砍掉不就好了?」

他問,是不是最近有醫學新發現,認為前述樹種可以做藥材?才吸引人去做前述缺德事?真的如此,他願意用祭祀公業總幹事的名稱,送對方幾棵這種雜木。

但是劉德樑更相信這是山老鼠所為,意在現場其他珍貴老樹如:上百年的老油茶樹,或高達30公尺的筆直馬尾松等。可能藉此測試事發土地平時有沒有人管理,也不無可能想透過剝樹皮弄死雜木後,再抓住地主需要整地,爭取承包後「暗渡陳倉」偷砍其他樹。

新竹縣生態休閒發展協會總幹事劉創盛說,從受害樹的葉子判斷,該樹是先驅樹種之1的「白匏子」,過去主要用來做柴薪。

台灣原生植物保育協會常務監事陳世揚說,植物只要是被環狀剝皮,只有1個命運,就是死。這樣的做法,下個步驟應該就是要把死了的樹砍掉,這是很粗糙跟惡劣的做法。

相關影音

  •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右)、總幹事劉德樑(左)說,祭祀公業的土地上近日原因不明出現樹被攔腰剝皮的罕見狀況,懷疑是「山老鼠」入侵。(記者黃美珠攝)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右)、總幹事劉德樑(左)說,祭祀公業的土地上近日原因不明出現樹被攔腰剝皮的罕見狀況,懷疑是「山老鼠」入侵。(記者黃美珠攝)

  • 尚未「遇害」的白匏子樹被噴漆。(記者黃美珠攝)

    尚未「遇害」的白匏子樹被噴漆。(記者黃美珠攝)

  • 關西鎮代會主席、劉名登祭祀公業總幹事劉德樑說,不論大小棵,都慘遭毒手被剝皮。(記者黃美珠攝)

    關西鎮代會主席、劉名登祭祀公業總幹事劉德樑說,不論大小棵,都慘遭毒手被剝皮。(記者黃美珠攝)

  • 新竹縣生態休閒發展協會總幹事劉創盛說,如圖被環狀剝皮的樹木,1年就會死亡。(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生態休閒發展協會總幹事劉創盛說,如圖被環狀剝皮的樹木,1年就會死亡。(記者黃美珠攝)

  • 關西鎮代會主席、劉名登祭祀公業總幹事劉德樑說,如圖受害樹,是當地已知最大棵的「被害者」,相當1個女人的腰粗。(記者黃美珠攝)

    關西鎮代會主席、劉名登祭祀公業總幹事劉德樑說,如圖受害樹,是當地已知最大棵的「被害者」,相當1個女人的腰粗。(記者黃美珠攝)

相關關鍵字: 剝皮樹 山老鼠 白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