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石板伯公廟整座廟被偷 信眾傻眼籲偷兒送回


2017-12-05 17:25

[記者黃美珠/關西報導]好狂小偷,竟把屹立新竹縣關西鎮拱子溝至少150年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整個拆了、偷走,當地鄉親日前為了舉行平安戲,有請清朝起就在當地保鄉佑民的老土地公依俗移駕到靠近市區的「總伯公廟」一起接受信眾參拜,沒想到看到的卻是老廟被拆,神明不知流落何方。管理人劉德光今天呼籲偷兒高抬貴手,送回來吧!

「名登石板伯公廟」位在關西仁安里7鄰、竹27-1線附近的名登步道旁,所屬的關西「劉名登祭祀公業」,其74歲管理人劉德光說,拱子溝這裡多茶園,以前各農戶或因交通不便、或為祭祀便利等,各自在自己的茶園、山林裡樹立伯公廟,這也是「名登石板伯公廟」的由來。

劉德光說,他家從曾祖父劉家煥開始擔任管理人迄今,他是第4代,推估這個土地廟早在清朝就有,在地方保佑鄉民應該超過150年。

他說,整座廟由7塊重約70公斤的石板搭建而成,小小的、不到2坪大,晚期才又用鐵皮搭出拜庭,並用水泥砌了案桌,方便信眾祭拜,最風光時曾是當地10幾戶農戶的信仰所在,但隨著人口近2年完全外流後也就沒落,現在只剩1年1度配合關西農曆10月14日的「10月半」平安戲,大家才又會回來鋤草、整理環境後,在平安戲前1天把名登石板伯公「請」去竹27-1線旁邊的「總伯公廟」,跟整個拱子溝地區其他農戶所立的土地神們會合,一起接受鄉親的集體祭祀。

上週鄉親依例返回名登石板伯公廟做環境整理,但萬萬沒想到,大家鋤著、鋤著卻找不到這座小巧、古樸的老廟,只剩下鐵皮拜庭、水泥案桌,以及老廟曾經屹立過的痕跡。

昨天消息傳出後,近年努力用鏡頭保存這些傳統石板伯公廟的「金山面文史工作室」負責人吳慶杰,遺憾地分享這座老土地廟曾經在他鏡頭下散發的風采;吳慶杰直言,這樣的骨董被當成贓物一樣,就算是被珍藏,對神一樣不敬,對下手偷竊和典藏的玩家也都不好。

相關影音

  •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左)、總幹事劉德樑(右)面對屹立至少150年的「名登石板伯公廟」竟然神不知鬼不覺,被整座拆掉偷走,相當傻眼。(記者黃美珠攝)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左)、總幹事劉德樑(右)面對屹立至少150年的「名登石板伯公廟」竟然神不知鬼不覺,被整座拆掉偷走,相當傻眼。(記者黃美珠攝)

  •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左)、總幹事劉德樑(右)苦笑面對屹立至少150年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整座被偷拆走情形,現場只留下晚期所搭的鐵皮拜庭和水泥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劉名登祭祀公業管理人劉德光(左)、總幹事劉德樑(右)苦笑面對屹立至少150年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整座被偷拆走情形,現場只留下晚期所搭的鐵皮拜庭和水泥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 新竹縣關西鎮仁安里拱子溝名登步道旁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日前被人發現整個廟被偷拆走,徒留晚期用鐵皮所搭的拜庭和水泥做的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新竹縣關西鎮仁安里拱子溝名登步道旁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日前被人發現整個廟被偷拆走,徒留晚期用鐵皮所搭的拜庭和水泥做的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 「名登石板伯公廟」管理人劉德光手比整個被偷、拆走的石板伯公廟原來所在位置和高度。(記者黃美珠攝)

    「名登石板伯公廟」管理人劉德光手比整個被偷、拆走的石板伯公廟原來所在位置和高度。(記者黃美珠攝)

  • 「名登石板伯公廟」的基地上只剩下晚期用水泥做的案桌,7塊清朝就存在的老石板,已經整個被偷拆走,伯公廟只剩下拜庭和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名登石板伯公廟」的基地上只剩下晚期用水泥做的案桌,7塊清朝就存在的老石板,已經整個被偷拆走,伯公廟只剩下拜庭和案桌。(記者黃美珠攝)

  • 整個被偷、拆走的「名登石板伯公廟」。(圖由金山面文史工作室吳慶杰提供)(記者黃美珠攝)

    整個被偷、拆走的「名登石板伯公廟」。(圖由金山面文史工作室吳慶杰提供)(記者黃美珠攝)

  • 被偷拆走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是當地居民重要信仰。(圖由金山面文史工作室吳慶杰提供)

    被偷拆走的「名登石板伯公廟」是當地居民重要信仰。(圖由金山面文史工作室吳慶杰提供)

相關關鍵字: 伯公廟 偷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