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太陽花運動 日學者:議會的意義從占領開始


去年太陽花運動近7000件畫作與文物,受中研院妥善典藏。(資料照,記者湯佳玲攝)

2015-03-31 19:17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革命就像不結束的變奏曲,是漫長又持續的過程。」觀察全球群眾運動多年的日本知名藝術學者港千尋,從去年318太陽花運動發現了革命其實也有做法,親自來到現場的他,以攝影文集《革命的做法》記錄這場影響台灣深遠的公民運動。對於公民攻占立院的行動,他直指議會的意義,就從人民的占領行動開始。

曾撰寫重要社會學巨著《群眾論》的港千尋,走訪各國運動現場後,在去年來到因學生抗議服貿黑箱而發起攻占行動的立法院,「放諸歷史,大部分革命運動通常都是以暴力方式進行,但318運動卻是以和平的方式扭轉情勢,可視為人們實踐都市空間權後的成果」,因為隨著時代,都市街道皆已被商品化,尤其台灣又有集會遊行法規範,公民想針對社會或政治議題發聲時,在程序的箝制下,往往變成沒有空間、管道發聲,「沒被分配到發言權的公民,藉由攻占立院開始說話」,他認為當代議制度失靈引發公民攻占行動時,「衝進立法院的瞬間,議會原本的意義才被彰顯。」

相關關鍵字: 太陽花運動 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