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北京會強化控馬 南方朔︰台灣錯失轉型機會

2012-01-16

記者鄒景雯/專訪

選舉揭曉,政論家南方朔昨天受訪預測,今後四年,北京對馬政府施加的壓力會愈來愈大,北京會加強對基本架構的強化,以便讓台灣未來不管換成誰,你也跑不出去。他也認為,台灣這次整個的大轉型沒有發生,恐怕是台灣錯失了一個滿重要的機會點。

問:你怎麼解讀這次選舉的結果?

這次大選 馬贏得很虛弱

南方朔:大家大概會從馬英九贏了多少來看問題,我則是以他與其四年前來比較,他有一百多萬票(二○○八年贏二二一萬票,二○一二年贏七十九萬票)不見了,立法院席次也掉了十七席,他雖然贏了,但是贏得滿虛弱的。我比較擔心的是,一個政府一定要有比較大的天命,才可以做比較大的改革,如果這個政府贏得滿虛弱的,這個政府將來要做大的改革大方向的調整,恐怕就有困難。以前我們說五十對五十的社會,比較是概念性的,可是經過這次大選後,真的是五十對五十了。這樣的社會,很難形成共識,內耗的成分會愈來愈多,政府只有一個權力是完整的,就是行政權,他可能考慮行政權的方便來做事,這會造成一個麻煩,他會找最容易做的來做,難的就不做了。所以我擔心今後四年國家方向的重新調整、政治繼續深化改革,恐怕很難。

其次,這種社會,最容易隨著國際的基本形勢走,世界會給你一個形勢,你在這個形勢裡面做,是比較容易的。你要超過這個形勢,就非常難。所以整個社會會被既有的形勢牽著走。今天我們的台灣不是已經出現這個現象了嗎?

問:你指的是中國對台灣的影響力愈來愈大?

南:對,選後我看到報紙上有個標題,坦白講我是有點不安的。「我們勝了,九二共識勝了」,他們最得意的就是九二共識,這次選舉可以看出,最後發生致命效果的就是九二共識這個安定牌。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我不認為未來四年的兩岸關係會與之前一樣穩定,大家都知道,九二共識北京說的是一套,台灣說的是一套,先不談在現實上存不存在,真的是很有爭論的,這些大老闆們也搞不清楚這種狀況,就提九二共識。

要不要和平 由北京決定

這次選舉之後,假設你是北京,會不會七上八下的?台灣這個情況隨時可能再變天的,我們花了很多心思來弄九二共識,國民黨又在那裡投機取巧,不夠誠實,耍滑頭,所以我會抓定你現在在台灣很虛弱的情況下,我要把我所謂的九二共識的很多方向目標措施,在你的四年內一步一步加強推動,因為你沒有籌碼了,而且你的企業界文化界更加向我這邊來,最後你只好接受很多很多我開出去的條件。

前幾天,胡錦濤發表新年賀詞,包括香港與台灣,他講了一句話很有意思,結論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也就是說,它的整個方向是確定的,我認為往後四年它的對台措施會強化,縱使政府想要抗拒這個形勢,但箝制會愈來愈大,事實上,要不要和平不是馬英九決定,是北京決定的,想反抗,兩岸關係會變成相對不安定。

馬政府耍滑頭,北京當然很清楚知道的,北京沒有這麼笨,今後若想要強化中華民國國格,要加入這個、那個,北京恐怕就難以認同了,馬政府面臨到民進黨的壓力,這點不敢放,一放會死,可是你沒有連任的壓力了,而且北京的警覺度是夠的,因此北京會加強對基本架構的強化,未來不管換成誰,你也跑不出去。所以,今後四年北京的壓力會愈來愈大,馬會抗拒,但抗拒的力度會有多大,很難,因為沒有北京的加持,他很難有業績,是以未來的兩岸關係不會是馬講的會安定的,可能會緊張起來。

問:這樣看來,北京框架在未來定下去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南:他們怎麼耍滑頭?他們一天到晚就有人去北京,跟北京說:我們在台灣講一中會死,沒有票,拜託,不講一中,講各表,請包涵。他是這樣拜託別人的。北京涉台機構的那些官員們想,反正只要兩岸沒事就好,就假裝沒看見。以前是這樣唬弄過去的。可是,我認為,經過這次選舉,兩黨這麼接近,北京會認為如果架構不搭好,一變天會非常麻煩,因此他們會趕快搭架構。

問:我們過去以為以商逼政是口號,這次親眼目睹其效果非常驚人,你怎麼看這個趨勢?

南:台灣本質上是個商業社會,我不認為台灣是個主體性很強的社會,所以選民中的經濟選民最後會發揮作用,商業大頭講話會有比較大的力度,我比較擔心這些商人們並沒有很清楚的自主認識,他們總是跟著形勢跑,哪裡有錢賺就往哪裡跑,所以商人往後對政府的影響力,不論是外部的、內政的,會愈來愈大。我認為,一個社會開始在變的時候,商人為基於他的利益發揮很大的力量,這次選舉我們看到了。

問:這種商人無祖國的社會,難道預示著台灣將步香港後塵?

南:這就看這個社會自主性的認知。我有個觀念,我認為兩岸關係最後決定的機會,應該是由台灣人占最大多數的民進黨去決定的,因為他的考慮會更自主性強一些,會更符合多數人的利益。我在北京也是這樣講,北京不應是去爭取國民黨,民進黨說了才算,國民黨說了不算,台灣多數人不同意的。

貧富差距 恐會繼續惡化

問:在這樣脆弱的權力結構下,長期我們所關注的貧富差距與公平正義問題,是否會更嚴峻?

南:恐怕是會的,因為商人這次幫了這麼大的忙,以後要多徵商人的稅、減少他們的優惠,大概很難開口了。我比較害怕,到時在商人那邊得不到籌碼,只好印鈔票,台灣的財政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繼續惡化。

問:那該怎麼辦呢?

南:台灣這次整個的大轉型沒有發生,恐怕是台灣錯失了滿重要的一個機會點。如果這次選舉讓台灣改變了,那個黨是比較溫和的,假使這個黨對台灣民眾說經濟不好我們忍耐一下,民眾會聽,但換做現在這個政府說忍耐一下,台灣民眾不會聽的,所以群眾與政府之間是有本質上的不同的。

問:馬英九勝選後的若干講話,對安撫失敗一方的群眾既無幫助,也具刺激,你怎麼看?

南:馬第一次選舉勝利後講了很多話,要考慮到五百多萬票沒有投給我的人,那時忌憚也好,關切也好,他至少還表示出態度,可是在過去這四年的發展,他愈來愈要顧基本盤,外面的也愈來愈管不到了,爭取了,好像也不相信你,所以乾脆不管了。我擔心,他為了鞏固基本盤,特別是第二任,第二任有個更大的危機,是繼任者會給壓力,假如你做了很多事情對繼任者不利,你就會更麻煩。將來國民黨內繼任的諸多勢力,會對馬造成很大壓力,所以他一定會更加回頭去照顧基本盤。

現在的台灣,已經到了最關鍵的五十對五十了,這樣的社會是統治者最虛弱的,不小心溜滑梯一溜,那五十多一點點就跑到人家家裡去了,你的勢力就不是五十多一點了,也只好只管基本盤了。

錯過蔡英文 民進黨可惜

問:今後監督執政者的主要力量,恐怕仍需仰賴在野黨,你對這次的失敗者民進黨有何建議?

南:我對民進黨一向很有意見。民進黨中像蔡英文這樣級數的人,真的非常少,民進黨裡有很多草莽性格,從基層打拚出身的,這些人在思考比較高一點層次問題的時候,他們到不了那個層次,另外有些人,具有知識份子性格,可是過去以來長期被壓迫,變得很極端,台灣錯過蔡英文是滿可惜的事情。

民進黨要改變的話,必須讓黨內菁英有更多知識水準不錯、性格較溫和,比較懂國際事務,鬆鬆緊緊之間比較會拿捏的人,民進黨如果能找到一大群程度不錯的,那麼整個公眾形象就會變得很不一樣。一個政黨基本上是整個菁英總體的形象匯集給人家的,所以大家為什麼會說民進黨沒有人才之類的,這就是說,縱使到今天,民進黨的總體形象還不夠,因此民進黨如何擴大知識份子的版圖,是非常重要的,他們發言的分量才會比較大。所以,如果民進黨要改,必須從他的菁英階層、黨員架構來改。

廣告
  • 南方朔。(記者廖振輝攝)

    南方朔。(記者廖振輝攝)

自由電子報 APP 全新上線

iOS

Android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Top
網友回應
熱門新聞
圖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星期專訪》北京會強化控馬 南方朔︰台灣錯失轉型機會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丁酉年二月卅
熱門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