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防部參謀長 董龍泉記過 7人遭連坐

2005-05-03

〔記者許紹軒╱台北報導〕花東防衛司令部參謀長董龍泉四個月未到任案,國防部昨天公布懲處名單,董龍泉本人被記過一次,另外有二名中將、三名少將與二名上校因案連坐,分別以「言辭申誡」(口頭申誡)到申誡一次不等的處分。

立委林郁方認為這項處分株連太廣,真正該為本案負責的陳水扁總統、侍衛長申伯之及董龍泉不是未遭懲處,就是被輕輕放過,其他被懲處的人都是代罪羔羊。

立法院國防委員會昨天邀集國防部長李傑,就「精進案第一階段執行狀況及第二階段規劃情形」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質詢。

參謀本部人事次長楊天嘯在會中公布董案懲處情形,前後任人事次長王根林(現為陸軍總部參謀長)、楊天嘯各「言辭申誡」乙次、人事次長室人管處長王天德少將申誡乙次、陸軍總部人事署長趙克達少將申誡乙次、花防部參謀長董龍泉少將記過乙次,總政戰局軍事發言人劉志堅少將「言辭申誡」乙次、花防部人行處長李福寶上校「言辭申誡」乙次,主計局花蓮財務組長李世從上校「言辭申誡」乙次。

董龍泉前一個職務是總統府武官,去年發布十二月一日調升花東防衛司令部參謀長,今年元旦以花東防衛司令部參謀長身份晉升少將,四月十四日才就任。

由於他遲遲未到任,引發立委強力抨擊,讓他在未上任之前溢領的四個月參謀長加給,被迫全部繳還,同時因為這個案子也株連不少軍中同袍受累,連國防部長李傑接受媒體專訪時都認為,由於此案拖累軍中同袍,加上全案有關個人放話之類的事情比較複雜,他直言「我對董龍泉很火」。

〔記者游太郎╱花蓮報導〕陸軍花東防衛司令部表示,少將參謀長董龍泉昨天獲悉延遲四個多月報到遭記小過處分後,僅表示對上級的處分「沒有意見」,對任何處分都可以接受。

花防部表示,參謀長董龍泉少將自從報到後,半個月以來對於外界的「關切」相當低調,一貫保持不願接受媒體採訪的立場,目前的工作一切以投入戰訓本務為重心,也得到包括司令李清國中將等各級長官的肯定,目前很能適應部隊的生活。

新聞透視╱軍紀整飭 制度建立為要

記者許紹軒╱特稿

董龍泉案在過去威權時代,這樣的事件都沒發生過,如今進入民主時代卻不幸發生,對軍隊半世紀以來所建立制度的戕害程度,可以說是前所未見;政治領袖統御下屬,要做到令出必行,除了以身作則外別無他法,這類破壞制度的行為也不應再出現。

曾胡治兵語錄的「嚴明篇」明白提到紀律的重要,也教導後人軍隊立法與用法寬猛並濟的道理,曾國藩說,「立法不難,行法為難。凡立一法,總須實實行之,且常常行之。」

他也坦承,「余亦深知馭軍馭吏,皆莫先於嚴。」這句話明確點出,如果只知立法不知積極維護法令的威信,將會使軍隊缺乏行動的依據,換成現在的話說,既然已經是法治的社會,就不應該出現任何特例。

近年國軍軍紀大案不斷,整飭紀律卻不見效果,原因在哪裡﹖民國初年推翻袁世凱帝制的名將蔡鍔曾為曾胡治兵語錄做註解,他在「嚴明篇」後的感想,今日看來仍切中時弊,他說,「近年軍隊風氣紀綱太弛,賞罰之寬嚴每不中程…,於是賞不知感,罰不知畏﹔此中消息,由於人心之淺薄者居其半,而由於措施之乖方者亦居其半。」

這幾年國軍因紀律案件出現的懲處,不是株連過廣過重,就是類似董案的束手無策,這在軍隊內部都會形成觀望僥倖的心態,軍方高層總是說社會有什麼人,軍隊就有什麼兵,這在蔡鍔看來只是說對了一半,另外一半的原因在於處置措施,這可是軍方自己要負起的責任。

制度的維護,軍隊自己要盡最大努力,政治領袖更需時時以此為念,軍隊領導者若遇到任何可能動搖行動紀律基礎的事由,必須要義無反顧地維護法治,任何退縮或是和稀泥的作為,都將是對軍隊萬年基業的嚴重侵蝕,不可不慎。

廣告
網友回應
Top
熱門新聞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花防部參謀長 董龍泉記過 7人遭連坐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甲午年三月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