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毀拆屋 災民哭:我只剩一條命出來


2018-02-10

只有10分鐘返家取物 搶拿神主牌、父母遺物、寒假作業

〔記者王錦義、俞肇福、林欣漢/綜合報導〕花蓮強震震塌了國盛六街與國民八街口的白金雙星大樓、吾居吾宿大樓、統帥飯店和雲翠大樓,尋找出罹難者遺體後,危樓要開始拆除。花蓮縣政府陸續讓住戶返家拿取貴重物品,為了安全起見,災民們要在十分鐘內抉擇拿什麼東西,有人吶吶的說:「我只剩一條命出來…,不知道該拿什麼?」有災民要進去拿逝去親人的遺物,還有小學生掛心寒假作業沒有拿出來。

白金雙星、吾居吾宿大樓原訂昨早六點開始拆除,不過有住戶陳情貴重物品還沒拿,縣府考量災民心情,由消防員協助災民入屋取物直到下午。部分災民取完物後特別拍照留念,哭著說:「家沒了。」

「拜託,讓我進去拿爸爸遺物」

「這是我大姊留給我唯一的衣服,一定要拿回來」、「拜託,讓我進去拿爸爸的遺物」,還有災民抱著神主牌出來。有些災民看到怪手駛入準備開拆,焦急到哭出來,隨後在確保安全的狀況下,由警方與消防隊員帶著災民進入坍塌的屋內找貴重物品。

明義國小五年級潘小弟弟拜託媽媽一定要拿他的寒假作業,住在六樓的他說,地震當天已睡著了,被媽媽叫醒,然後就是劇烈搖晃,一家人逃到二樓就沒有樓梯,從二樓的窗戶爬出來,才發現二樓變成一樓了。

雲翠大樓住戶陳先生,地震當天幸運逃出,穿著睡衣倉皇逃命的他身無分文,回家拿東西的他說,想拿印章、存摺、提款卡,最主要是拿回媽媽留下的金飾;陳先生紅了眼眶、哽咽地說,那是媽媽留給他的紀念物,「我捨不得啊!」

六十六歲的陳先生說,他平常都是九點睡覺,那天晚上十一點五十分地震強烈搖晃,被電視砸到腦袋才驚醒;大門已變形拉不開,他也不知哪來的神力,硬生生地拉開一個小縫隙,勉強從門縫中擠出逃生。

他穿著睡衣走到帝君廟,廟裡朋友拿小毛毯讓他保暖,開巡邏車的警察把他送到中華國小安置,孑然一身,真的「只剩一條命」。陳先生說,他是看到新聞報導可以回家拿東西,才一早趕到雲翠大樓。他哽咽地不願再多說,靜靜地在一旁看著搜救人員進出。

災民拿的東西相當多元,有的抱著電視、電腦等物品,還有書籍、酒、獎盃、腳踏車等。林姓災民說,只有十分鐘挑選能帶走的東西,很多東西雖然不貴重,但對他都有相當意義,很感謝消防員冒險帶他們,還幫忙搬東西。

  • 吾居吾宿住戶李小姐(右2)哭著求消防隊員讓她返家,拿出房契和一些衣物。(中央社)

    吾居吾宿住戶李小姐(右2)哭著求消防隊員讓她返家,拿出房契和一些衣物。(中央社)

  • 花蓮統帥飯店因強震倒塌,昨天以機具展開拆除作業,空軍提供照明燈車支援夜間作業。(記者黃耀徵攝)

    花蓮統帥飯店因強震倒塌,昨天以機具展開拆除作業,空軍提供照明燈車支援夜間作業。(記者黃耀徵攝)

  • 統帥飯店9日上午開始進行拆除作業。(記者羅沛德攝)

    統帥飯店9日上午開始進行拆除作業。(記者羅沛德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