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服務至上 黑箱遊說難防


2017-09-12

記者陳鈺馥/特稿

台灣民意代表私下喬事的「黑箱遊說」內容包羅萬象,有違善良風俗,不能端上檯面的博弈產業合法化、色情產業除罪化,往往藉由「選民服務」的陳情方式進行,無視「遊說法」早已立法多年,立法者成為鑽法律漏洞的違法者。

為杜絕不當關說,讓遊說行為更公開透明,立院早在二○○七年便已制定「遊說法」,規範遊說者在遊說前,應向被遊說者所屬機關申請登記,未依法登記的話,被遊說者可以拒絕,但民代基於「選民服務」,往往遊走灰色地帶。

立委手握中央部會機關每年預算的生殺大權,但若接受不正遊說,非以公眾利益為出發點,用立委職權施壓公務員,使其審查放水通關,則是嚴重踐踏民主政治。

立法院遊說登記制度上路九年多來,登記在案的遊說案僅二九三件,相當於兩屆立委任期,一個立委一屆僅受理一件遊說案,這種荒誕不經的「選擇性」登記,讓「遊說法」淪為形式主義的表面工夫。

浮在水面上的只是冰山一角,立法院檯面下不分藍綠的遊說、關說,才是最大的黑數,延宕三十年才通過的「驗光師法」,過去不斷有眼鏡行業者遊說立委阻擋立法,也有藥商團體私下招待立院各黨團決策要角,欲打通修法放寬限制,今又有網路遊戲公司請託立委協助幫忙登錄興櫃。

這套遊說「潛規則」多年來未曾消失,民意代表也總是有恃無恐,反正東窗事發只要撇清是「選民服務」,一句話四兩撥千斤,繼續遊走灰色地帶,除非像是林益世收賄案,當被遊說者遭遊說者「狗咬狗」蒐證踢爆,才能一刀斃命。

  • 立法院遊說登記制度上路九年多來,登記在案的遊說案僅293件。(本報資料照)

    立法院遊說登記制度上路九年多來,登記在案的遊說案僅293件。(本報資料照)

相關關鍵字: 遊說 遊說法 選民服務 關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