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祖蔚看小說》劉兆玄變阿飄 要嚇阿扁還阿九?


2018-10-01

◎藍祖蔚

如果,上官鼎純粹只是位武俠小說家,他的新作《阿飄》確實成功地把傳統武俠帶進了當代,甚至因為雜揉了外星人及科技元素,成就了武俠與奇幻小說的混血新章。

偏偏,上官鼎不只是上官鼎,他也是劉兆玄,前任行政院長,《阿飄》中提到的總統、行政院長和立法院長,很難不讓人對號入座,尋找他在字裡行間月旦昔日長官或政敵的「春秋」之筆。

因為,《阿飄》著墨的政治黑幕,簡直就是《血觀音》的奇幻版(尤其是想要逃難的船隻,竟然在海上發生意外),難怪他得加附一篇跋文,強調《阿飄》完稿於去年十月,今年他才看了《血觀音》,發現兩者的核心故事「部分」情節相似,「想來面對相同的政治環境,該電影的劇作者和我有某些類似的觀察和感慨」。

這點澄清聲明,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因為《血觀音》大剌剌點名「王」院長夫人,虛構故事的假語蠢言,一笑置之,肯定不惹塵埃;《阿飄》的大反派是「羅」院長,光是取名已經極盡避嫌能事,跋文的撇清聲明,似在逼人去比對《阿飄》與《血觀音》的雷同比例了。

上官鼎寫政爭 少了武俠多了含沙射影

正因為上官鼎就是劉兆玄,《阿飄》描述的政壇鬥爭,原本就有著「現場重建」的比對趣味,這正是《阿飄》機關算盡之處,虛實參半的含沙射影,最易刺激讀者想像。書中提到對美軍購的利害盤算(兌現競選支票),台美政商對巨大回扣的各懷鬼胎,總統用軍售成敗來應許行政院長權位,吸引野心政客競折腰,或者立法院長那種「藏賄於民」的五鬼搬運術,以及阿飄最愛在充滿「負能量」的立法院、總統府附近出沒,罵人不帶髒字,卻夠讓讀者在恍惚之間有著「似曾相識」的軼聞聯想,當然興味盎然。

至於,書中提到民主制度已經走到「鈔票換選票」的態勢,直指有人「勝選了執政四年,卻可以把國家八年的錢預先分配精光」,讀者難道不會去想,上官鼎是在暗諷陳水扁,還是劉兆玄在說馬英九?

同理,「廖」院長主動撤回對記者的告訴,換來胸襟可鑑日月的好評,你會想起那位好興訟的政客?軍售醜聞爆發,總統召開緊急會議,副總統卻想著:「如果總統倒了,那…我就成了總統!」總統也擔心「我的安危就捏在大陸…的手裡,哪天只要北京…承諾有此一事,我就玩完了…」同樣也都有著指桑罵槐的想像空間。

政治的明嘲暗諷,其實只是《阿飄》譁眾取寵的書寫策略,回到奇幻/武俠文體,上官鼎套用天上一日,人間千年的傳說,引出這位外星阿飄其實是司馬遷與外星妻妾隨清娛所生的兒子司馬永漢,那是他懂得從稗官野史中另闢蹊徑的手法,頗得假史真做的金庸神采,至於阿飄錄下的政治交易實況,還原政客真面目,不就是司馬遷的史記遺緒?當然,阿飄和台美情治機關鬥法鬥力的情節,也是武俠小說「科技化」的有趣變身,只可惜過招較勁之間,少了那一點「武俠」勁味,當做政治小說來看,還比較有趣。

  • 上官鼎新作《阿飄》成就了武俠與奇幻小說的混血新章。(時報文化出版提供)

    上官鼎新作《阿飄》成就了武俠與奇幻小說的混血新章。(時報文化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