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版博物館驚魂夜!


2018-07-01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電影《博物館驚魂夜》中的展品一到夜晚都會活過來,千軍萬馬奔來跑去,好不熱鬧,南投毓繡美術館七月七日將舉行夏季夜間開館日,邀請編舞家葉名樺將自身轉化為舞動的雕塑,讓美術館的夜晚也有了人體魅影。

葉名樺曾在挪威駐村時,曾經感受強烈的冰天雪地、極光等北歐冬日景象,將之編寫成作品《寂靜敲門.一個人的美術館》,試著以表演藝術進入視覺藝術的聖殿,用身體去回應空間主體及作品;這次在看過澳洲藝術家山姆.詹克斯(Sam Jinks)的超寫實人像《流變之身Transition》展之後,見證他以人體、生命流變為主題的五件雕塑均係裸體展示,因此有了裸舞的想法,最後礙於燈光,只能著衣演出。

對詹克斯起舞 葉名樺成流變之身

「我認為山姆.詹克斯完全展現了人體既無限、又脆弱的複雜,真實/假造、血肉/樹脂、超寫實/現實、柔軟/堅硬;透過人體展現出的情感,讓人不敢直視,替觀者提供了一種奇怪但親密的主題,並心生憐憫。」葉名樺說,她希望將自身轉化為第六件展品,在靜態的作品與觀者的感受間,畫出一道靜謐的拋弧線。

「《流變之身》已是一趟生老病死的歷程,我選擇以五感來回應。」葉名樺說,「刺青的女人」是貧民窟的聖母,舞蹈一開始她是披著白布的雕塑,將白布褪去變成人與聖母相見,撫摸其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寶寶們」則透過凝視來展現初為人母的喜悅,並以青蛙姿勢倒立,回應山姆.詹克斯當初以動物姿態的創作發想。

「跪著的女人」對葉名樺來說是最難的,「我對著她吹氣一次、二次,結果自己也嚇到,覺得好不禮貌,因為太真實了!」「懸吊著的男人」是全裸的耶穌受難像,「在他面前我無言也無力,我替他穿起衣服,然後不停旋轉、奔跑,代替他呼吸、喘息。」接著燈光全暗,聖樂響起,聽覺帶領觀眾進入最後的展間。

「靜止的生命(坐姿哀憐像)」是現代版的聖母慟子像,葉名樺說,這件和其他展品都不一樣,展現神聖、孤獨和痛苦,讓人喘不過氣、無法靠近,也不希望別人靠近,她繞行四周觸摸展間及觀眾,最後回給它一個眼神就離開。

這是葉名樺第一次用舞蹈回應雕塑作品,她說:「藝術家可以做社會、政治、環境等議題,在關懷生命這項,山姆.詹克斯做得非常成功,也是我想要追尋的。」

  • 詹克斯的「寶寶們」以動物姿態為發想,葉名樺以青蛙倒立姿勢回應創作。(記者何宗翰攝)

    詹克斯的「寶寶們」以動物姿態為發想,葉名樺以青蛙倒立姿勢回應創作。(記者何宗翰攝)

  • 葉名樺在「跪著的女人」前模仿她的姿態跪下。(記者何宗翰攝)

    葉名樺在「跪著的女人」前模仿她的姿態跪下。(記者何宗翰攝)

  • 樓梯間也成為葉名樺(左)回應建築物本身的平台,觀眾也受邀成為一件作品(右)。(記者何宗翰攝)

    樓梯間也成為葉名樺(左)回應建築物本身的平台,觀眾也受邀成為一件作品(右)。(記者何宗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