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腦」殆盡30年——江凌青過世3年出8書


2018-05-27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就像傳奇搖滾歌手尼爾楊(Neil Young)的歌詞「寧燃燒殆盡,而不要逐漸消逝(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女作家江凌青只在人生走過短短卅一年,身後三年來整理出來的遺作,竟足足出版了八本書,比流星更令人驚嘆!

七十二年次的江凌青是台中霧峰人,高中以全校第一名成績從台中一中畢業,師大美術系、美術研究所西洋美術史組畢業,九十七年出版第一本拼貼創作文集《男孩公寓》,隨後以公費至英國萊斯特大學美術與電影史系念博士。

「如果你能善用人生,人生是很長的。」江父江和言說,凌青小六在筆記上這樣寫,還寫「我要當大作家」,她外表看似謙虛,內心卻很自負;高中有一次園遊會義賣一張畫,被導師以六千塊買走,結果凌青竟用八千塊買回來,我們都說那不過是一張練習的畫而已,但她說不行,「那個價位太低,以後會壞了我的行情。」一○三年取得博士學位返台,不料一○四年就因腦動脈堵塞,生命就在睡夢中戛然而止。

怕壞了行情 凌青買回義賣畫作

「三十年前媽媽是為了教女兒開始學畫。」江和言說:「凌青從三歲就展現繪畫天分,找到什麼紙都可以畫,為了栽培她,妻子高碧玉七十七年開始學畫,第一次參加比賽就拿冠軍,後來還在全省美展獲得國畫類別首獎。」

高碧玉、江凌青家中曾經一起教畫的「玉和軒畫室」,在凌青離世後改為「江凌青博士紀念館」,展示她的著作、油畫和得獎作品,此外,連她出生時用的奶瓶、寫有體重三千六百五十公克的出生卡、打疫苗紀錄,甚至連穿過的鞋子,通通都保留著。

母不願遺作消逝 讓愛女成大作家

「也許是結婚八年才盼到的孩子,她的東西我都很珍惜。」江和言回憶:「凌青走時妻子崩潰,之後就不教畫了;我也愛她,但我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我只想著要保持清醒,她從小這麼努力,她就這樣一把火燒掉、灰飛煙滅我絕不甘心,凌青往生後給我的第一個夢,就是要我幫她出書!」

幫凌青出書的目標啟動後,各方幫忙湧現,她主編的《新空間‧新主體:華語電影研究的當代視野》論文集出版,中興大學也協助整理她從八十八年到一○四年的卅八篇得獎文章,出版《一位年輕藝術家的畫像》,趕在逝世一週年前出版。

她生前完成的《城市標本採集錄》圖文集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藝術家》雜誌也將她在英國攻讀博士期間所發表的藝術評論、展覽報導及文化觀察匯集成《媒體.藝術.新潮:江凌青藝評集》,厚達七百五十頁;台中一中也協助出版了她幫《小作家月刊》寫的廿六篇專欄《發現藝術之美》,報紙專欄「英台書簡」也出版成《初始之島》電子書。江和言回憶,凌青生前最後幾個月,因邀稿、演講、論壇太多,每天都坐在電腦前「燒腦」,驅使自己完成別人三倍的工作。

小一到博士30本筆記 手稿出版《筆記人生》

凌青房裡有她從小一到博士畢業的筆記,足足卅本,上面留紙條寫「這以後可能是我的歷史」;筆記中也記錄著她從高一就出現頭痛、暈眩的問題,江和言感嘆:「如果當時有看醫生,就能發現她有先天性的心房中膈缺損,真的好冤枉!」如今只能這些手稿掃描出版為《筆記人生》。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接手編輯《散步路線》,要高碧玉重拾畫筆好好作畫,「書中的散文『散步路線』、書信『Dear Arcadia』、短篇小說『迴游』都成為我畫畫的靈感,他們編了一整年,我也畫了一整年!」Arcadia是古希臘地名,原有烏托邦、躲避災難的意思,後來象徵世外桃源。《散步路線》今年一月出版,高碧玉的畫展「世外桃源」也在三月舉辦。今年出版的《青玉合集》是母女合體的畫冊,雙封面,一面是高碧玉的畫作「世外桃源」,一面是江凌青的「曾經」,母女畫作合體刊印算是了卻一樁心願。

「三年八本書,終於對她有交代。」江和言欣慰說:「三八是幸運數字,凌青《男孩公寓》寫了卅八個男孩,《一位年輕藝術家的畫像》收錄卅八篇得獎文章,凌青生前有卅八件畫作被收藏,三年八本,我覺得很完美了。」

  • 高碧玉把與女兒一起教畫的「玉和軒畫室」改為「江凌青博士紀念館」,收藏江凌青的著作、油畫和得獎作品。(記者何宗翰攝)

    高碧玉把與女兒一起教畫的「玉和軒畫室」改為「江凌青博士紀念館」,收藏江凌青的著作、油畫和得獎作品。(記者何宗翰攝)

  • 台中作家典藏館中有關江凌青的介紹。(記者何宗翰攝)

    台中作家典藏館中有關江凌青的介紹。(記者何宗翰攝)

相關關鍵字: 作家 江凌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