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美國挖台灣國家寶藏 ◎ 陳耀昌


2018-05-20

◎ 陳耀昌

我自二○一六年出版《傀儡花》以後,一直很熱心向我們的政府官員鼓吹一件事:「一八六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是台灣人與美國外交官簽訂了台灣有史以前第一份國際約定。這個國際約定不是那時的台灣府或北京的官員簽訂的。代表台灣的是『下瑯嶠十八社聯盟總頭目』(Confederation of Eighteen Tribes Under One Chief)的卓杞篤,美方是駐廈門總領事李仙得。這個台灣外交史上的大事,到了明年二○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就是一五○週年紀念。這份約定的原件,極可能與其他許多李仙得當年的文件,一起都收藏在美國國會圖書館。」

台灣首份國際協定 原民頭目簽的

因此,我建議:「台灣的外交部和立法委員,應該試著找出這份藏於美國的文件,然後二○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組團到華府訪問,請美方幫忙展出文件,紀念台美外交史上的這個大事。」

這就是過去台灣歷史教科書很弔詭的地方。這款台灣史大事,竟然視而不見,隻字未提。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不是「天朝官員」與美國外交官,而是「台灣生番」主導與美國的國際約。換句話說,在簽約的一八六七年,美國外交官李仙得承認了台灣原住民擁有對瑯嶠的主權。但到了一八七一年,因為琉球漂民被高士佛原住民殺了,而高士佛和牡丹社都是在李仙得認定的「下瑯嶠十八社」之內。因此李仙得開始認為,原住民究竟還是沒有「履約能力」。接著卓杞篤死了,美國政府又不聽李仙得的建議,來占領台灣的「治理不及,化外之地」,於是李仙得才於一八七二年十二月跳船日本,在日本寫了「台灣番地無主論」,為日本的「台灣出兵」(就是「牡丹社事件」)做鋪陳,也埋下後來馬關條約日本要求清國割台的伏筆。

這個一八六九年二月二十八日的「書面約定」之前,其實還有一個一年半前一八六七年十月十日的「口頭約定」。後來簽「書面約定」,是台灣原住民提出來的,以示鄭重。

後來,李仙得這樣描寫簽約經過:

「…頭目的弟弟,漢語說得很流利,接著說,由於我們很擅於用文字在紙上表達,問我是否能幫個忙,將剛才所協議的寫下來。這樣萬一番社與遭船難者之間有誤會時,或許會有助益。我雖對此想法感到相當詫異,還是立刻順其要求。作為正式文件來看,那雖是沒有價值又非正式的,我仍認為,讓錨泊在福爾摩沙南部較為安全的方法既是如此容易,就應公開,讓所有國家的船隻,通過其各自的政府當局,都知道當航行在那海岸時應如何去做…」

於是,李仙得簽了約,還寫了見證人。

李仙得 美國領事

見證人:福爾摩沙南部海關稅務司滿三德先生

見證人兼翻譯員:必麒麟

八瑤灣事件風雲變色 埋割台種子

證之以後一八七一年琉球漂民被殺事件後,李仙得的反應,他顯然是把上述約定很當一回事的,不能說是「沒有價值又非正式」(原文是valueless and informal as an official document)。李仙得後來在他的《台灣紀行》書中,用完整一章的篇幅,大標題寫下「一八七一年,我乘美國戰艦Ashuelot(亞舒羅特)號去探訪出事地點,並與卓杞篤會談」。然後詳細敘述他再次拜訪卓杞篤的經過。他在書中也敘述了卓杞篤對這份文件的重視:

「…卓杞篤…說道,我們一八六七年時初次見面後,他最認真努力從事的是,守住與我所訂協議上,他那方應盡的責任。他說,他將我們協議的文本放在他身邊一個箱子裡,跟他最珍貴的財物放在一起。他將把原物交給我看,讓我來評斷他是否極為謹慎地依照約定。」

他目睹了心中原來威權無比的卓杞篤總股頭對族人逐漸失去約束力,心中開始有疑慮,導致後來政策大轉彎,竟然投身日本去鼓動日本占領台灣。

這是最後一次李仙得與卓杞篤見面,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有文獻提到這個文件。

推動150週年紀念 促美覓書面協定

我在推動這個「台美外交一五○年紀念活動」之餘,最怕的是,在美國國會圖書館或國務院的浩瀚檔案中,萬一找不到這份一八六九年的原始文稿,我所期待的儀式,就缺了主角而徒勞無功了。

遺憾的是,那時好像沒有漢文版本。因為以當時原住民的語言能力,會說漢語者已不多見,寫漢文文件當然更有困難了。當年雖然李仙得在記載上表示「頭目留存了一份」,但是後來好像就不再有人見過這份英文文件。所以我一直假設,這份台灣史的寶貴文件已經佚失。唯一的機會,是去美國華盛頓的國家檔案尋覓。

沒想到,近日,我去拜訪當年斯卡羅頭目家族的後人,他竟提到,他在數十年前目睹過這份英文文件,但只是驚鴻一瞥。目前仍由私人收藏。

乍聞之下,我真有「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憂喜參半。喜的,自然是「瑰寶在人間」。憂的是,這見證了台美的一五○年前外交史重要文件,一直留置在鄉野民間之中,勢將有一天難逃歲月的自然毀損,而自人間消失。

想當然類似的歷史遺物還有不少,我們應如何去保存或展出這些珍貴歷史文件?而且,若能讓台灣人瞻仰到這些台灣先民的國際外交物件,應該更能讓現今台灣人打開內心另一扇窗,了解過去,掌握未來。

  • 醫師、作家陳耀昌接受文化週報專訪。(記者劉信德攝)

    醫師、作家陳耀昌接受文化週報專訪。(記者劉信德攝)

相關關鍵字: 台美外交 國家檔案 陳耀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