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那晚的槍聲——丁柚井筆下有修羅


2018-04-15

採訪◎記者楊媛婷 攝影◎記者方賓照

南韓政府鎮壓光州市民的槍火聲劃過窗外,那年十五歲的丁柚井和弟弟離家在光州求學,劈哩啪啦的槍響讓人驚懼不已,但她拿起《飛越杜鵑窩》,期盼閱讀能夠庇護她進入夢鄉,書讀完了,天也亮了,呼嘯的槍砲聲也停了,但昨夜說要參與市民運動的房東夫婦與同住的大學生們都沒回來,少女倚著窗戶號啕大哭…,這一天是南韓小說家丁柚井決定踏上創作路的起點,她要用筆訴說自由意志的重要,也要讓她的小說成為受苦者的桃花源。

體制能逼走良善 凸顯自由意志可貴

丁柚井日前帶著兩部被翻成中文的小說《射向我心臟》、《七年之夜》首度踏上台灣土地,貫穿其作品核心的就是人類如何用自由意志對抗命運與體制的故事,以及人性深沉的黑暗面。南韓深受儒家影響,講究的是人性本善,但丁柚井的筆卻如修羅,歡樂的文字浮面映射出的是惡之深沉與華美,可惡之人必有可悲之處,當人生被命運擊沉時,在生活的巨輪輾壓下,原本善良的好人也只能面目全非,自言不擅寫人性光明面的她,將人比喻成一只沐浴在陽光下的陶甕,「洋溢著金黃光澤正面的後頭,便是埋藏在森冷黑影中的陰暗面,書寫光明面的作家很多,但我就是想寫人類獸性的那一面。」

在南韓要成為一名被承認的「作家」,先決條件是必須贏得國內的文學獎項,這就是南韓文化圈所謂的「登錄文壇」,榜上無名者,即使寫出再多、再好的作品,也都被視為不入流的寫手,「我投稿多次文學獎項,我還記得第三次參賽入圍時,興奮看著揭榜名單,等到的卻是評審痛批我的小說寫得豬狗不如。」

沮喪的丁柚井漫步在街頭,經過一家舊書店,入內看到的是美國驚悚小說家史蒂芬.金收錄有《納粹追兇》、《總要找到你》、《一個冬天的故事》的小說《四季奇譚》,通宵拜讀後,她便決定以他為師,除了立刻買入史蒂芬.金的大全集外,更深入分析他的寫作技巧,「我分析他是如何布置故事的情節,怎麼營造緊張懸疑的張力,透過他的小說,我終於知道要怎麼『寫好』一篇講述人性幽微面的小說。」

投稿11次終獲獎 擅寫男性入木三分

金的小說激起丁柚井不服輸的傲氣,「我一定要成功登錄文壇」,自詡意志有如推土機的丁柚井,不惜辭掉穩定的護理師工作,說服丈夫支持她全力寫作,再以破釜沉舟的心情參賽,果然在第十一次成功,以《我人生的春訓》拿到南韓指標性的二○○七年世界文學獎的青少年文學獎肯定,那年,丁柚井卅五歲。兩年後她又以《射向我心臟》,奪得世界文學獎首獎。只不過,從此一帆風順的她,直到現在卻仍不認同文學創作必須要經過文學獎的「登錄」。

身為女性,丁柚井卻總能將各階層男性的心態寫得入木三分,當過護理師的丁柚井,接觸患者時總是細心觀察患者的肢體動作,再揣測其心理狀態,熱愛研究心理學、腦生物學與犯罪學的她,更會用這些知識,寫出男性最幽微的陰暗角落,「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以女性為主角?因為我自信能寫好男性,畢竟我卅五歲才被文壇承認,那個年紀的女性對男性在想什麼已經很清楚,但更重要的是為了符合小說裡的角色設定與情節走向,像是寫拳擊手,就不能將拳擊手的年齡設定為七十歲。」

  • 韓國作家丁柚井接受文化週報專訪。(記者方賓照攝)

    韓國作家丁柚井接受文化週報專訪。(記者方賓照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