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VR眼鏡「除魅」


2018-04-08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虛擬跟真實曾經是兩個對立的概念,如今難分難捨,漫威電影《黑豹》用電腦特效後製虛構出神秘非洲國度瓦干達,成為在大銀幕上眼見為憑的真實,但卻將超級英雄黑豹的力量來源除魅,從漫畫設定跟黑豹神心靈連結獲得的超自然力量,改為能以科學檢驗的、來自天外隕石汎合金輻射長出的心形藥草。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曾提出過「除魅」的概念,指現代社會透過科學將神話、宗教等神秘力量合理化,消去神秘主義的魅惑力;電影中巫術、神明是假,瓦干達、汎合金何以繼續為真?國立台灣美術館「定製真實:數位藝術之魅」展提出了兩個問題,數位時代的真實是什麼?真實可被製成嗎?能不能被定製?

虛找實、實有虛 眼見不為憑

策展人官妍廷說,這次參展的藝術家多半在一九八○年代後出生,正好是電腦作業系統從DOS進階到WINDOWS,又銜接上手機、網路時代,手機裡的世界已經虛實難分,眼見不一定為憑。

數位藝術之魅要如何「除魅」?陶亞倫的《國美館NO.1》,全白的空間只有一台VR裝置跟軌道,戴上去後會產生完全不一樣的現實感,脫下來就消失,以氛圍除魅。陶亞倫說明,觀眾戴上VR眼鏡隨軌道前後移動,空白的牆上會出現一個門,門裡是一個歐洲發電廠冷卻塔的廢墟,到了盡頭會停止再慢慢回到現場,會感受到空間無止境往前延伸的虛幻感,身在展場中卻也不在其中;另一件《幻滅》則讓觀眾透過平板電腦看到牆上出現破洞,一旦有人從鏡頭前走過洞卻會消失。

藝術家廖祈羽展出《忘憂公園》與《河》兩件錄像作品,並布置仿老相館的手繪佈景,呈現舊式「虛擬實境」。她說,以前的人出國不那麼容易,相館會手繪有羅馬柱或明顯異國情調的風景,讓客人在前面拍照,反映了人們對遠方的嚮往,隨時間過去,手繪變成輸出、綠幕,因而也開啟創作這兩件作品的想法。《忘憂公園》的女主角家中火災後照片沒了,但老相館會留客人的底片,可以回去重洗;《河》是一對年輕夫妻,渴望拍出世界上最美的合照,但卻總是會失敗,是對到不了的遠方,得不到的情感之描述。

  • 《國美館NO.1》以全白空間及VR裝置,呈現戴上VR眼鏡後會產生完全不同的現實感。(記者何宗翰攝)

    《國美館NO.1》以全白空間及VR裝置,呈現戴上VR眼鏡後會產生完全不同的現實感。(記者何宗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