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外圍看見台灣漫畫宗師 ◎ 阮光民


2018-04-08

◎ 阮光民

斗六火車站出站的兩旁是最熱鬧的地方,站在火車站看去的右手邊不遠處有家書局,什麼都有賣,我完全記不起店名了,但是我清楚漫畫和卡通相關的櫃子擺設在哪裡。那年我剛念斗六家商一年級,我在書架上看見《阿鼻劍》的彩稿,何勿生雙手拿著劍佇立著,身上的鎧甲像是集結像是剝落……當時我沒有所謂的零用錢,大多是從梳妝台上或是我爸的口袋十元十元的幹走,即使這樣,仍湊不著定價,我能做的就是仔細端詳彩圖,也不知站多久……

我再次看到時,已經是在賴有賢漫畫工作室當助手的時候了。後來正師父當了漫畫工會理事長,每當有活動我的任務就是負責聯絡所有漫畫家出席,沒想到在日漫像水泥地的覆蓋下,仍有些縫隙鑽出台灣漫畫的花。

我必須承認,國中和高中時期我還迷著日漫與港漫,關於台灣漫畫還真的是進入業界後才真正接觸。已經有很多推崇鄭問老師的畫技和意境的文章,我想我再陳述會變得班門弄斧。我一直喜歡寫實的畫風,在當助手時期的確拿過鄭問老師的漫畫模仿,試著練習《阿鼻劍》裡沾水筆的運用,《刺客列傳》的水墨虛實,我當然是相當挫折的,眼睛看到的手做不到,我只好再把漫畫供在書架上。

鄭問享譽亞洲 大師謙和親切

一九九九年換台灣舉辦漫畫高峰會,李勉之老師還在擔任漫畫工會理事長,那時經常召集理監事在咖啡廳開會,我也跟著去,我偶爾充當會議記錄。咖啡廳門的打開,鄭問老師走進咖啡廳,前輩們都自然而然地站起來,老師、鄭大哥的稱呼交錯著。鄭老師彎著腰示意要大家坐下,並為他的遲到不斷地說抱歉。

那次是我第一次真正見到鄭問老師。其實我跟鄭老師並不熟稔,當後輩的對於前輩總是會保有距離感,即便他對每個人都是和善的,但自己還是猶疑太過於近身這樣是否不禮貌。所以算一算有靠近的次數也只有漫畫高峰會晚宴後排隊簽名以及二○一二年的安古蘭參展了。

鄭老師站在較開闊的登機門,不斷地彎曲伸展他的腿,看得出他對於長途飛行感到疲憊,我走近他向他問候,他笑笑地說,飛機上不好睡,之後蕭言中老師也走過來加入,他們開始聊天,我很難想像自己也能站在這裡,距離如同高一時我站在《阿鼻劍》的海報前一樣。

鄭問老師的豐功偉業以及他影響整個亞洲的漫畫已經受到相當多國家與同業的推崇與景仰。人會讓人推崇,並非他想了什麼,而是實際的把想到的去實踐了而且是一直持續的。漫畫本來就是傳達意念的媒介,鄭老師是將漫畫的畫面表現與技法帶到了另一個之前未見的層次了,而且還是出自於台灣。

我曾親眼見過數張原稿,這陣子鍾孟舜老師正在籌備鄭問故宮展,所以他必須帶在身上洽談。讓我很驚訝的是,鄭老師的原稿就是B4左右,他就在這麼小張紙上去毫刻畫面,我以前一直以為是畫很大張再去縮小原稿。我覺得不可思議,就在指甲大小裡還能畫出人的陰影與盔甲質感,有幾張原稿為了繪畫出不同的質感,還在上頭拼貼不同的紙質。看原稿真的會讓人屏息,一方面擔心呼吸會去吹散了什麼,一方面屏息才能讓自己身體暫時停止,去細細的看清。

鍾老師說鄭老師都用放大鏡,再用毛筆很仔細地在紙上雕琢,這實在讓我覺得反差好大,因為鄭老師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大筆揮霍的那一型的人,沒想到他這麼耐著坐在桌前巧手刻畫。鍾老師繼續說著他以前在鄭問老師那當助手的事,工作上的,生活上的,還有些趣事都是在作品上看不到,卻能讓鄭老師更加立體的。

指甲大小空間 雕琢大俠豪情

告別式上鍾老師說到哽咽無法言語,他努力平復情緒要把更多關於鄭老師的事情說給大家聽,因為許多事有人繼續說它就不會逝去,這個人就會繼續用另一個形式存在著。這次鄭問的故宮展是官方很正確的決定,但這個決定有些晚,讓人唏噓,我們仍可見何勿生依然雙手拿著劍佇立,卻無法再看見鄭問老師。

(漫畫家)

  • 阮光民看鄭問

    阮光民看鄭問

  • 《東周英雄傳》裡的「成名之路—要離」展現人追求名聲的欲望。(鍾孟舜提供)

    《東周英雄傳》裡的「成名之路—要離」展現人追求名聲的欲望。(鍾孟舜提供)

  • 鄭問的作品《阿鼻劍》是水墨武俠的先驅。(鍾孟舜提供)

    鄭問的作品《阿鼻劍》是水墨武俠的先驅。(鍾孟舜提供)

  • 鄭問繪畫的技巧從大小如指甲般的畫作也能如此精細,就能窺知一二。(鍾孟舜提供)

    鄭問繪畫的技巧從大小如指甲般的畫作也能如此精細,就能窺知一二。(鍾孟舜提供)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