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哇!似書非書立體書——楊清貴鑽研25年鑽成精


2018-03-18

採訪、攝影◎記者楊媛婷

「立體書似書非書,它更像是一個能夠互動的紙藝品。」台灣立體書收藏家楊清貴收集立體書廿五年,他珍藏的立體書除了大眾較為熟悉的童書立體書外,也有不少從電影改編的立體書,不論是希區考克《驚魂記》的經典浴室場景,或是《北非諜影》裡的Rick’s Café,楊清貴說:「立體書帶來的給人最大驚喜與感動,就在於讀者驚呼連連的『哇!』」

楊清貴廿五歲在英國倫敦留學時,為了讓擔任兒童美語教師的女友開心,在書店買了一本立體書的兒童繪本送給女友當教材,楊清貴一路買一路寄回台灣,就這樣買出興趣來,「立體書的機關設計勾動我的童心。」楊清貴坦承一開始只是「收集」而非「收藏」,兩者最大的差異在於「研究」兩字,「買立體書不能只是買它的裝幀、精工,而是要知曉立體書的歷史背景與脈絡,只收藏不研究,那就是俗氣的收集了。」

貼心喚醒童心 變身立體書達人

為了踏上「收藏」之路,楊清貴捨棄過去漫無目的地收集,而是鎖定有「新、奇、特」特點的立體書,為此他繳了不少學費,每逢假日便到處走訪,英國諾丁丘等各大跳蚤市場都留下追書足跡,他也進一步發現由於立體書源於歐洲,所有呈現與介紹立體書的資訊統統都用外國語文,這對通曉外文的楊清貴並不構成語言障礙,但也埋下他決定要為台灣人好好介紹立體書的心願,「憑什麼西方有的資訊,東方沒有?」

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決心,楊清貴十多年前便成立部落格,一一將自己獲得的立體書相關資訊翻譯成中文,臉書盛行後,也成立粉絲頁,不吝分享立體書的故事與知識。楊清貴說,正因為國內相關資訊缺乏,每年都有許多設計系的學生會來詢問詳細參考書目,「這刺激我自己動手寫介紹立體書的書,就是希望可以給相關科系學生或是愛好者一點參考。」楊清貴指出:「一本立體書的厲害不是在紙藝品可以巍巍然聳立在書本上,而是立體歸於平面的過程是否平順,一個紙藝家有本事讓作品站起來,更要有本事讓作品收回去。」

至於要如何欣賞立體書?他建議要採全方位的觀察角度來探索紙藝家暗藏書中的巧思,「十八、十九世紀立體書的著色都是由畫家親自上色,每個人物都是細細雕鑿而成,每一筆畫都是精緻的工藝。」

電影改編立體書 情節彈上紙面

楊清貴的藏書裡,以電影改編的立體書最搶眼,「我熱愛電影立體書的原因本身是我愛電影,也愛視覺藝術,立體書完美結合兩個元素,可惜因為授權費昂貴,電影立體書不多。」楊清貴手上的電影立體書包括經典怪獸電影《金剛》中大猩猩一手帶著金髮美女、一手擊落戰鬥機爬上大廈的場景,或是《亂世佳人》裡白瑞德和郝思嘉深情擁吻,甚至是《荒野大鏢客》裡槍手對決,或《哈利波特》的霍格華茲城堡與斜角巷,都靠設計師的巧手讓這些經典場景在紙上「彈起」,甚至影迷還可以從藏在機關裡的花絮中發現意外驚喜,例如希區考克電影的立體書《鳥》,翻動隱藏書頁就會發現希區考克帶著他的小狗悠閒走過,重現希區考克愛在作品裡客串路人的趣味。

楊清貴當過立體書展覽的策展人,因此認識許多國外立體書的紙藝家,甚至在看了香港紙藝家劉斯傑的《中國彈起》、《香港彈起》後,更建議劉斯傑應該創作一本收納台灣特色景物的立體書,劉斯傑因此造訪總統府、一○一大樓、阿里山、大甲媽祖廟,還有台灣夜市,讓這些景點真正「躍然」紙上,這本《台灣彈起》引起不少討論,但也勾起楊清貴的惆悵,因為立體書的每個機關一定都得靠手工黏貼,台灣一度是製作立體書的最大「代工」國家,「但只是代工,沒有紙藝家設計立體書,最後自然會被代工價格更低的地方取代,這些技術也隨之失傳。」

  • 打開《七年之癢》的電影立體書,夢露的裙襬就會再度飄揚。(記者楊媛婷攝)

    打開《七年之癢》的電影立體書,夢露的裙襬就會再度飄揚。(記者楊媛婷攝)

  • 楊清貴收藏的電影改編立體書,從通俗的《荒野大鏢客》、《哈利波特》,到經典電影《亂世佳人》和希區考克系列電影都有。(記者楊媛婷攝)

    楊清貴收藏的電影改編立體書,從通俗的《荒野大鏢客》、《哈利波特》,到經典電影《亂世佳人》和希區考克系列電影都有。(記者楊媛婷攝)

相關關鍵字: 人物專訪 楊清貴 立體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