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亂世中一絲寧靜 哈勒曼特的靜物巡禮


2018-01-28

專訪◎記者何宗翰

「我試著勾勒一個和諧的世界,一個令人感覺美好的世界,一個即使情況艱困而仍有益於人的世界。我深信,世界上仍然有許多人懂得『寧靜』這個語言。」靜物畫是荷蘭畫家哈勒曼特最喜愛的題材,他認為靜物最純粹,從生活的美感開始,反視內心感想及信仰。走進奇美博物館《凝視日常—荷蘭藝術家哈勒曼特》特展,三幅小小的老鼠畫像映入眼簾,絨毛、觸鬚、尾巴栩栩如生,彷彿正在地板上覓食,其實那是畫家在一個週日早晨發現的老鼠屍體,透過細膩的筆觸,原本不起眼的生命永遠活躍畫紙上。

漢克.哈勒曼特一九四五年出生於荷蘭北方小鎮威斯特安頓,當時還是納粹當權,母親娘家村落被炸光,出生時家裡仍躲了四個猶太人,像《安妮日記》一樣,雖然他太小沒有印象,但戰時回憶在成長過程中反覆被提及,「二戰離我非常的近,又有點遙遠。」

青春時期,適逢美國嬉皮、英國披頭四、法國六八學運、捷克「布拉格之春」,世界喧鬧,但他關心而不參與,仍潛心於從小喜歡的古典繪畫、音樂,「也因為我家是很傳統的基督徒,我非常尊重所有上帝創造的東西,我也想透過我的畫,讓大家看出上帝創造世界的意義,還有我的感動;繪畫天賦也是上帝給我的,所以我非常非常努力地畫畫。」

廿年前,哈勒曼特受邀到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館方寄了紀念品到荷蘭給他,包裝的紅色小盒子因飄洋過海佈滿擠壓、皺摺的紋路,他收到後認為盒子磨損的痕跡比禮物還漂亮,竟畫了一幅《來自臺灣的小盒子》,並在這次展出。

除了靜物之外,哈勒曼特對中世紀前期仿羅馬式的教堂相當著迷,走訪挪威、法國、德國等地尋訪,用素描的方式記錄,仔細寫下光影的顏色,事隔多年仍能畫出當時情景,「我喜歡曲線比較圓、簡約的教堂,我會花很多時間記錄下當時的光線,但事後也會調整明暗,製造比較神秘的感覺。」

繪製教堂角落 傳達安定意境

但為何都只畫教堂的局部呢?他解釋,畫教堂並不是想要人家去信教,只要找到最喜歡的小角落,傳達安靜、安定、簡單的感覺,也是讚美上帝的一種方式。

哈勒曼特對於中世紀的喜愛不僅於此,住家旁的聖安德烈教堂也是一二五九年的建築,他和妻子不但協助維護,還擔任教堂的管理員。這次特展中,奇美博物館也搭配陳列中世紀的館藏,呼應他的作品。

十七世紀是哈勒曼特另一個最愛,十五歲時他第一次走進荷蘭國家博物館,看到課本中林布蘭、維梅爾的黑白畫作變成彩色,「那是我這輩子最重要、最關鍵的經驗,我一次騎廿公里的單車往返去看好幾次,我愛上這些大師。我非常崇拜林布蘭,他的作品每一件我都愛,但作為畫家,我覺得我比較接近維梅爾,比較生活化、明亮,很多同輩畫家也都認為,維梅爾作畫的出發點比較接近這個時代。」哈勒曼特被視為傳承林布蘭的光影大師,二○○○年受邀在林布蘭的畫室作畫兩個星期,「我把靜物放在一扇十七世紀的窗前,雖然會讓人聯想維梅爾的畫,但這不是問題,能在大師工作了廿年的地方作畫,是非常特別的事。」

《凝視日常—荷蘭藝術家哈勒曼特》特展

時間:即日起至明年2月25日

地點:台南奇美博物館

  • 哈勒曼特的畫作「老鼠」栩栩如生。(記者何宗翰攝)

    哈勒曼特的畫作「老鼠」栩栩如生。(記者何宗翰攝)

  • 特展上佈置了哈勒曼特的畫室。(記者何宗翰攝)

    特展上佈置了哈勒曼特的畫室。(記者何宗翰攝)

  • 展場配合畫作,以圓拱門及漸層的燈光展現教堂氛圍。(記者何宗翰攝)

    展場配合畫作,以圓拱門及漸層的燈光展現教堂氛圍。(記者何宗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