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2》到《紅衣2》 台灣影視炸出質的革命


2017-08-27

◎藍祖蔚

千萬不要小看台灣,有一群影視工作人員正在悄悄進行著脫胎換骨的革命工程。

你不曾看到台灣的電視劇組遠征約旦,「炸掉」了一間難民醫院。

你更難以想像機場捷運通車之前,竟然許可劇組人員把捷運車站都給「炸毀」了。

以上兩段描寫都是公視最新劇集《麻醉風暴2》的驚人內容,不管是「炸掉」或者「炸毀」,原本只是劇本上的形容詞,最後卻都由製作團隊結合美術特效人員,完成了視覺震撼,以前台劇不曾見到的場景,如今一一登堂入室。

甚至醫院只想健保給付,媒體只追求點擊率,都已忘記成立初衷的社會實況都成為批判內容,這麼辣,這麼勁爆的細節,標示著台灣電視劇組正在超越自己,顛覆慣例,觀眾在歐美影視看得到的內容,台灣劇組要讓大家亦能看見。

態度決定了高度,能炸能爆,每起意外都與劇情有關,精緻而不粗糙,大膽而不躁進,觀眾自然就能看得津津有味。

好萊塢流行續集電影和系列影集,只要作品開創了風氣,就會有更多續集電影帶動產業鍵的運作,口碑帶動票房,也讓投資更有獲利保證,台灣如今終於也走到了這一步。前年的《麻醉風暴》大受歡迎,於是今年就有《麻醉風暴2》;同樣地,去年的《紅衣小女孩》創造了空前佳績,今年就有三大戲院系統一起投資了《紅衣小女孩2》。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先剪裁了報章和電視節目的素材,夾議夾敘地把民間傳說的「魔神仔」傳奇結合色彩、聲音與空間元素,將老舊社區、幽黑錄音室和黝暗森林串連成驚心動魄的驚悚類型。到了《紅衣2》時,更將一位理應扶助受虐兒童脫離惡劣環境的社會局社工意外捲入神、鬼、魔的奇特經歷,發展成催淚的親情電影,明明是要嚇人的驚悚電影,最後卻要觀眾含淚走出戲院,導演的企圖心與功力,也繼續在色彩、聲音與特效格局上把國片帶向另一高峰。

同樣是搞怪搞驚悚,九把刀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對校園霸凌做了極其無情的鞭笞,不但欠缺同理心的老師是個超級怪物,連以虐人為樂的學生共犯,最後都只能在毒藥報復的冤報中沉淪,但是人性本惡的偏激論述,加上太重血漿的結果,整體太過陰鬱。

相對之下,《紅衣2》的導火線聚焦在母女都曾有過的「未婚懷孕」的惶恐與「墮胎嬰靈」的恐懼上,恰與每年夏天都會發生的「墮胎潮」遙相呼應,再加片中的三位母親都因心有偏執,就有罣礙,就生恐怖,《紅衣2》根本就是一部從「心經」出發的驚悚片。

演什麼就應像什麼,這是演員的敬業與專業,卻不是每位影星都做得來,電影中的許瑋甯的徹底變形,容貌極醜,手腳極僵,眼神極癡,一位被魔神困縛糾纏的角色,在她的詮釋下,有了讓人不敢正視,卻不得不驚服的表演,再次證明了她去年能以《紅衣》入圍金馬影后,絕非偶然。

台灣的電視劇正在進行質的革命,電影人亦在努力。程偉豪上半年交出的《目擊者》,重批了政媒勾結的生態,更創下八千萬票房,名利雙收;本週登場的《紅衣2》則是台灣電影有聲有色的再出發。給觀眾好看,其實是影視市場的重要生存法則,從《麻醉2》到《紅衣2》,我們樂見台灣也終於出現了自體繁殖的文創商機。

  • 《紅衣小女孩2》中,外型變醜、變僵的許瑋甯,讓人看到她的敬業與專業。
(威視提供)

    《紅衣小女孩2》中,外型變醜、變僵的許瑋甯,讓人看到她的敬業與專業。 (威視提供)

  • 《麻醉風暴2》製作團隊結合美術特效人員,讓劇本上的形容詞成了視覺震撼。(公視提供)

    《麻醉風暴2》製作團隊結合美術特效人員,讓劇本上的形容詞成了視覺震撼。(公視提供)

  • 公視新劇《麻醉風暴2》遠赴約旦取景。(公視提供)

    公視新劇《麻醉風暴2》遠赴約旦取景。(公視提供)

  • 公視新劇《麻醉風暴2》還炸毀機捷。(公視提供)

    公視新劇《麻醉風暴2》還炸毀機捷。(公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