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週報》金曲贏家在流行風潮的文化觀察


2017-07-02

◎袁永興

演唱類金曲獎大贏家:「草東沒有派對」的《醜奴兒》與桑布伊的《椏幹》在今年的第二十八屆金曲獎都奪下三座大獎,前者囊括「新人」、「樂團」及「年度歌曲」,後者則拿下「原住民歌手」、「演唱錄音」與「年度專輯」,都是非常重要、具有高度指標的獎項。

「草東沒有派對」在這個時代的成功,跟他們的音樂詞話有相當大的關係。他們的文字單獨拉出來閱讀,寫的都是成長裡固有的憂傷、疏離、虛妄、無解…,放進的音樂是憤怒、暴衝、激進、乖張…,於是反差的處理放大了情緒,把這個世代面對困境尋找答案卻找不到出口,讓歌聲唱到一個狂暴與極致,對上一代的人老說「一代不如一代」的論述,以「一代不同於一代」回擊。

這個現象其實呼應了近年「負能量」放大絕、帶風向又有共感的氛圍。但草東沒有派對把負能量轉成一首首音樂作品、匯聚成專輯《醜奴兒》,然後在很短的時間吸引了一群頻率相近的青年、並在社群媒體上高度的分眾而聚焦的傳播,儘管樂風不是太突破,樂理結構也不是太複雜,層次做得極為簡單,卻剛好是來到對的時空環境,滿滿負能量變為社會正確的選擇。

桑布伊的《椏幹》則是長期以來在任何一張原住民專輯中幾乎都會傳遞的訊息:「文化傳承」。過往的紀曉君、王宏恩、舒米恩…等歌手在作品中都有比例相當的部落或古調吟唱的運用,而桑布伊這張作品使用更多、甚至比較像是介於傳藝跟流行之間的邊境。它的流行元素使用,還比同時得到最佳原住民專輯跟專輯製作人的阿爆專輯《vavayan 女人》來得少。但也許是古調吟唱的方式和堅持原民文化傳承的態度贏得更多評審的欣賞,文化厚度似乎成了金曲競賽的重心。至於是否會影響到日後原住民音樂人製作與創作流行樂專輯的態度則有待觀察,尤其回到商業市場上要得到更多一般樂迷的認同,可能的困難已經不是原民音樂創作的本身、而是營銷宣傳跟通路的觸及如何有效的強化。

這些年,社群媒體和移動傳播的快速變體與增長,讓音樂產業的操作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初學者。流行文化雖然向來訴求的是年輕族群,但隨著青春期的拉長,舒適圈的擴張,主流與非主流的去界線,分眾的聚落非但更加難以捉摸,往往此刻的這一代很快的就變成上一代,我們這一群變成他們那一群。

近年來大量的流行音樂學系跟學程成立,可預見的是,流行音樂在跨入的門檻降低、跨領域的合作難度變低,跨世代的難度變高、引起文化共鳴的難度會更高。

(音樂廣播人)

  • 文化週報》袁永興(資料照)

    文化週報》袁永興(資料照)

相關關鍵字: 文化 袁永興 金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