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乙瑮 名人之後 惡女之前


2008-05-16

記者方惠宗/專訪

攝影/記者胡舜翔

爺爺是已故畫家劉其偉、父親是「海洋之子」劉寧生,無庸置疑冠她個「名人之後」;不料,她的作風常常偏離許多人對名媛的期待。因為名媛要會「搏眉角」,而她卻十足的「沒概念」!

劉乙瑮(下稱Mimi)「謊報年齡」事件後,「難搞、古怪、意見多!不長眼!」,對她批評的說法突然接二連三。無論這些說法從何而來,與她剛出現時的評價─「安靜有氣質、動態有氣勢」─「名媛+名模」,反差太大。

對於之前各種風波,我問:「這些時間以來,妳曾經感到挫折沮喪吧?或者,多多少少…覺得孤立無援?」

Mimi很想付之一笑:「沒關係,這些只是小事。小事一件啦!」但我卻從她的表情感覺到,她是在意的、受傷的。

●不懂眉角當惡女

其實也不能說別人對她太責難,因為Mimi在工作上就是不懂得那些「眉眉角角」(台語,人情世故、圓滑處事的方法)。

有一次在台北某個秀場後台,彩妝師已經為她畫好妝,就等待上場了,但是Mimi不滿意她的眼妝,希望彩妝師再補強,但彩妝師認為已經ok,並沒有幫她補太多,結果Mimi自己拿起眼線筆,硬是畫了幾下。因為她希望眼線看起來長一點、勾一點。

還有一次,有人請她當Model,拍攝一個服裝單元,造型師都「喬」好要穿的服裝了,她卻告訴對方,希望換穿其他衣服,最好是「XX牌、或XX牌…」,因為這些衣服,才能讓她秀出特色。

不知道被她如此間接「吐槽」的人,感覺怎樣,但透露這些說法的口氣,卻隱含不認同的口氣。可是Mimi就是會在某些地方,很堅持自己所希望的,而「自己補妝」、「指定服裝」…,坦白講,這些舉動對她所處的工作環境而言,其實真的太過「直接」了。

在台灣第一名模林志玲樹立起「聖女」形象後,台灣的模特兒界幾乎很少有人不擔心自己和「乖乖牌」沾不上邊,但Mimi就是不會乖乖說「好」。結果有人說她「挺難搞的」。

其實跟他共事過、了解她個性的人,都會讚「Mimi很敬業、很用功」。有人曾好心的跟Mimi說:「你就是不會『ㄋㄞ』啦!哪有人像你這麼直接的啊?難怪洪老師(指Mimi曾待過的凱渥模特兒經紀公司,老闆洪偉明)不喜歡妳…」

而Mimi回:「洪老師沒有不喜歡我。其實洪老師很喜歡我,不喜歡我的是其他的人。」

我猜,她不是不會「搏眉角」,而是常常因為沒有安全感,變得容易武裝自己,減弱了在人際斡旋的能力。這讓她許多下意識的想法,就這樣直接脫口、甚至動手去做了?

她感覺有點不好意思的嘆:「唉…,有時候,這種武裝可能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回想起來,我好像真的不敢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誰,可能工作上是、談戀愛也是,大概對別人比較難有信任。」

●當Model開始就停不了

Mimi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生物系畢業後,本來在一家軟體公司當工程師,但是唸書時幫Academy of Art College(現為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舊金山藝術大學)的同學走秀時,想往模特兒發展的想法就不曾間斷,加上旁人鼓勵,認為她條件很好、很適合,這也促使Mimi決定往模特兒之路走。

Mimi說:「我媽媽我個性有些地方像爸爸,比較自我。可能也像爺爺,很藝術家,理想派、隨心所欲的感覺。」

可是Mimi當模特兒之初,家裡是相當反對的。因為「家人認為相貌不能拿來賺錢。」她說:「但是我還是順著自己的想法、聽著自己心裡的聲音走。自己發揮、尋找自我。」

於是,回台之前的Mimi,曾分別待過舊金山的Look Model Agency與香港的Elite Model Management。Mimi說:「現在她們也認同我的發展了,雖然還是有很多不放心。像媽媽還是會唸、唸、唸,雖然我知道她是為我好,想照顧我,但是她每次不放心,就會垮著臉。」

有次見媽媽又垮著臉,Mimi對媽媽說:「如果妳垮著臉,乾脆就不要管我好了!」媽媽後來果然不想理她了,來個「眼不見為淨」。

其實Mimi不希望母親因為牽掛她而不開心。她說:「媽媽在身邊感覺很溫暖,但還是希望媽媽可以一直很快樂。不然見到媽媽不開心,我也會不開心。」

轉戰戲劇的Mimi先前在拍戲,但是她中文程度不好,看不懂劇本,好在媽媽從舊金山回來,剛好陪她看讀劇本,還逐字教她。Mimi說:「我覺得媽媽很偉大,是很努力的人。我們像姐妹,無話不說。她是我最親密的人,我們現在常常越洋電話,一聊就是兩、三個鐘頭。她不久之後就會從美國搬回台灣了。」

Mimi回憶:「我記得小時候媽媽很忙,要做很多工作,我放學回家,她總不在。給我一張圖畫紙,我可以自己畫很久,都不講話,等媽媽回來。」

「可能因為成長環境的關係吧…,我很沒安全感,小時候對事情常常很悲觀,也不敢把心打開,不讓別人有傷害我的機會。」原本低頭像是傾訴的Mimi這時突然「哎呀!」了一聲,大笑說:「我怎麼說到這些了?我很不希望家人看到我這一面的…!感覺好像很慘…?」

●談戀愛不愛老外

「其實我快樂的記憶,好像從八歲搬到舊金山後,就停止了。」Mimi說:「那時,我父、母分開了,我跟媽媽搬到美國後,感覺我的世界,也整個顛倒了。」

「雖然時間很久了,但我對那種孤單、常常不知所措的感覺,還是印象深刻。像是『Can’t you do?』這樣的問題,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你得回答『No, I can’t.』,而不能說『Yes, I Can’t.』,雖然中文都是『對啊,我不會。』,但英文就不能說『Yes, I Can’t』。」她笑:「我光想通這點,就適應了好一陣子,還曾經被同學取笑過。我那時還覺得很奇怪,難道有錯嗎?」她說,發生在她身上,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好多。

可能是小時候這種做什麼、說什麼都戰戰兢兢感覺,讓她很沒安全感,只有表演的時候,才能找到歸屬感?

「對啊,」Mimi說:「可能我覺得,這是我很喜歡的工作吧。」

Mimi說:「有一次Eric(Eric是Mimi現在的經紀人)在我化妝的時候,一直注視著我,視線從頭到尾沒離開過我身上。我覺得被保護、被關心著,很有安全感。我當時好感動!」

我最後問Mimi,「希望怎麼樣的男人照顧妳一輩子?」她說:「要看緣分吧,但一定不會選擇美國人,因為美國人身上都有股牛奶味。哈…!」看吧,又是個不按牌理出牌、很「下意識」的說法。…還牛奶味咧?

  • Mimi的童年很快樂,卻停在八歲那年。她的英文名,來自外婆家的狗狗「Mimi」。<br><br>

    Mimi的童年很快樂,卻停在八歲那年。她的英文名,來自外婆家的狗狗「Mimi」。

  • Mimi今年為國際標準舞亞洲巡迴賽代言。(朵拉瑪提供)

    Mimi今年為國際標準舞亞洲巡迴賽代言。(朵拉瑪提供)

  • Mimi穿Gucci粉紅洋裝,95,650元;Gucci露趾高跟鞋,25,200元。<br><br>

    Mimi穿Gucci粉紅洋裝,95,650元;Gucci露趾高跟鞋,25,200元。

  • 外型亮眼的Mimi還有名媛身分,是受邀跑Party的常客。(記者王文麟攝)<br><br>

    外型亮眼的Mimi還有名媛身分,是受邀跑Party的常客。(記者王文麟攝)

  • Mimi伸展台經驗豐富,輕易就能詮釋服裝特色。整套YSL,上衣,57,300元;及膝裙38,550元;腰帶,28,800元;鞋,38,000元。(記者胡舜翔攝)<br><br>

    Mimi伸展台經驗豐富,輕易就能詮釋服裝特色。整套YSL,上衣,57,300元;及膝裙38,550元;腰帶,28,800元;鞋,38,000元。(記者胡舜翔攝)

  • Mimi坦言自己很沒安全感。(記者潘少棠攝)

    Mimi坦言自己很沒安全感。(記者潘少棠攝)

  • Mimi看來纖瘦,上圍卻相當有料。(記者王文麟攝)<br><br>

    Mimi看來纖瘦,上圍卻相當有料。(記者王文麟攝)

  • Mimi說自己的穿衣哲學:「不怕露;盡量緊;有腰身;要性感。」圖為她穿比基尼拍攝寫真年曆。(記者臺大翔攝)<br><br>

    Mimi說自己的穿衣哲學:「不怕露;盡量緊;有腰身;要性感。」圖為她穿比基尼拍攝寫真年曆。(記者臺大翔攝)

  • Mimi說她回台灣後,心裡踏實多了。她以台北101大樓為背景留影。Gucci格子斜肩上衣,47,650元;短褲,26,450元;鱷魚皮腰帶,46,650元。<br><br>

    Mimi說她回台灣後,心裡踏實多了。她以台北101大樓為背景留影。Gucci格子斜肩上衣,47,650元;短褲,26,450元;鱷魚皮腰帶,46,650元。

  • Mimi曾為夏姿走秀,出眾氣質讓人眼睛一亮。(記者黃柏榮攝)<br><br>

    Mimi曾為夏姿走秀,出眾氣質讓人眼睛一亮。(記者黃柏榮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