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訪》王宏仁教授︰中國一條龍經濟擴張 服貿應喊停

2014-05-26

記者鄭琪芳/專訪

越南反中暴動殃及台商,長期關注越南情勢的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王宏仁表示,過去十年來中國以「一條龍」模式對外經濟擴張,引發當地緊張與衝突,包括越南暴動、非洲排華、台灣反服貿等,都是對中國資本擴張負面效果的反應。

王宏仁強調,服貿協議不只是經濟問題,還涉及政治、社會層面等,如果讓中國人及資本一下子大量進來,會發生很大的問題;服貿應該先擋下來,因為時間是關鍵,分十年開放與立即開放,影響完全不一樣。

記者問:此次越南爆發反中暴動,為何台商受創最重?

王宏仁答:越南的反中動亂,一個是在外資集結的平陽省,很多都是針對自己公司的抗議,一是中國幹部的因素,也就是升遷問題,越南勞工永遠在最底層,中階幹部被中國人取代,形成「玻璃天花板」;另外是管理問題,台商的管理本身就比較嚴格。

台商的管理方式來自一九六○、七○年代,當時台灣勞工每天加班,其實現在也差不多。台商在越南投資勞力密集產業,常有淡、旺季之分,旺季每天要工作十二個小時,就以較高壓的方式要求工人配合,但越南女工討厭加班,因為鄉下地區晚上沒有路燈,一個人回家很害怕。

越爭南海主權 也反經濟入侵

這次平陽省以台商受創最多,韓商也有五十幾家受創,因為韓商的管理位階比台商還要嚴格,但日商毀損不到十家,三個國家的管理模式不太一樣。

另外,台塑、中鋼在河靜省投資鋼鐵廠,聘請二、三千名中國工人,一千多名越南工人,這次暴動中那邊死了四個人。為什麼那麼嚴重?這些工人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中國工人屬於越鋼廠的外包商,從中國整批找來,他們自己生活在一起,也不跟越南社會交往,還把家人帶過來,家人就在那邊開店販賣中國商品,形成一個圈地的社會。

結果越南人得到什麼?他們得到最低階的工作,中國人一天領七十美元,越南人做的工作一模一樣,一個月只領約六千台幣,當然心理會不平衡;越南人得到的是污染,又因為開發工業區而迫遷。

不只河靜省,在中、越交界的老街省,中國企業在那邊開採銅礦,同樣強迫遷村,機器設備都從中國引進,整個地區變得塵沙飛揚,當地人沒辦法耕種,必須移往其他地區。所以,越南人對中國的憤怒,絕對不只南海主權問題。

放任攻擊台商 移轉對中不滿

問:政府因應越南暴動事件的作為引發不少質疑,馬總統則強調「該做的都做了」。你怎麼看?未來如何協助台商求償?

答:事後補破網不如事先防範。台灣跟中國走這麼近,連公股事業去越南投資都聘請中國包商,沒有考慮到中國跟當地社會的矛盾,也沒有考慮技術外流的問題,一開始沒有風險控管,事後補破網也來不及了。更何況,政府事後也做得很爛,現在才派一堆人去,還發貼紙給大家,真的是很蠢。

政府對菲律賓的廣大興事件,就一副要派出軍隊的樣子,為什麼對這次越南暴動好像鼻子摸摸就算了?我研判是中國因素在背後,不敢對中國說不能設鑽油平台,也不敢跟越南抗議,因此進退失據。

事後求償做不做得到要看實力,台商與其靠政府,不如靠自己,雖然台、越有簽投資保障協定,但台灣政府能爭取到什麼還要觀察。現在越南政府也擔心外資撤退,要提供減稅等優惠,台商要調整內部管理,政府則可與日、韓聯合起來求償。

問:此次越南事件是否反映中國對外經濟擴張的負面效應,台灣如何因應、調整?

答:過去十年來,中國資本開始大量對外投資,中國因素變成影響台灣布局及當地社會的重要因素。這次越南罷工不是針對勞資議題,工人不知要什麼,才會失控;越南政府也有放縱的意思,把民族主義挑動起來了,必須讓他們發洩。我懷疑越南政府放任工人攻擊台商,以移轉對中國的怨恨,因為不敢得罪中國,而藉此可讓中國知道他們很不滿。

中國對外投資是「一條龍」模式,台灣旅遊業都被一條龍了,越南老街省的銅礦開採也是一條龍,非洲也一樣。非洲很多獨裁政權,中國為了經濟發展到處收購礦產,他們與獨裁政府簽好約,當地人就開始迫遷,讓他們覺得跟以前法、德、英國的殖民沒兩樣,所以非洲也發生反中事件。

中國人移民模式,常常就是一群人來自同一鄉,把當地小企業都打死,去搶當地勞工的工作。可以想像,一條龍模式來台灣,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因為他們資本大,服貿又規定一定投資金額可以帶多少人來,還可以帶家人過來,家人來了可以開店,就會發生類似越南的情況。

台、中簽服貿 暗藏政治意圖

問:這就是中國與台灣簽服貿的意圖?自經區是否有同樣疑慮?

答:中國的意圖就是派更多人、更多資本過來,就跟香港一樣,香港的「雙非」(父母皆非香港居民)問題,原本香港政府是禁止的,但人民大會說沒有違法,不得不接受「雙非」子女,結果變成香港產婦找不到床位生產。

服貿不只是經濟問題,還涉及很多政治、社會層面的問題。自經區則根本就是「兩岸區」,就是為了中國特殊開放的。為什麼不先貨貿再服貿?或許透過WTO架構底下的投資協定就可以了,為什麼一定要再簽一個跟中國的特別協定?為什麼不跟日本簽?背後有很多政治意圖。

服貿先擋下來再說,時間是關鍵因素,簽了後中國人及資本立刻進來,跟延緩五年、七年完全不一樣,包括民眾的意識、產業的調整等,時間因素很重要,分十年開放還是隔天就開放,效果完全不一樣。

或許我們擋不住資本的進出,但要怎麼安排它進來。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就很清楚,可能沒辦法擋,但慢個五年或十年,影響不一樣;戒急用忍的效果是有的,台灣電子業往中國移動速度延緩十年左右,這十年台灣經濟持續成長,所得分配沒有惡化。

雞蛋都放中國 六年政策全錯

問:如果台灣一下子開放很多中資進來,是否會跟越南等地一樣發生騷動?

答:會發生很大的問題,如種族衝突等。我們跟中國關係更要特別小心,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一樣對台灣有敵意,連非洲都發生反中暴動,何況兩岸有複雜的歷史情結,我們評估開放時,不能只考慮經濟,還有很多其他層面的問題。

現在我們幾乎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中國,過去六年政策根本完全錯誤。現在中國工資上升,還要「騰籠換鳥」,勞力密集產業不得不往外移,就往越南、柬埔寨移動,接下來應該會往緬甸,台商資本流動是哪邊成本低就往哪裡去,這也是台灣工資永遠這麼低的原因,因為都在降低成本。

廣告
  • 王宏仁簡歷

    王宏仁簡歷

自由電子報 APP 全新上線

iOS

Android

看更多!請加入自由時報粉絲團

相關關鍵字: 星期專訪
Top
網友回應
熱門新聞
圖
贊助商廣告
轉寄

標題:《星期專訪》王宏仁教授︰中國一條龍經濟擴張 服貿應喊停


*收件人 Email 
如果要寄多個email,請用「;」分開,最多10個email
你的姓名 
*你的 Email 
訊息
 驗證碼   驗證碼有大小寫之分  
Top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丁酉年四月初四日
熱門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