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集》美國外匯政策報告的矛盾


2018-04-16

●歐陽書劍

美國上週公布新一期貿易夥伴國的外匯政策監看報告,適時在近日風起雲湧的貿易叫陣中,增添詭譎氣氛,留下待解讀空間。但在回頭檢視過去幾期的報告內容及貿易實況卻可以發現,台灣只要大幅減少而非增加自美國進口商品,竟也可能不會再被納入報告中,有點匪夷所思,卻是事實,就像美國對越南貿易逆差近四百億美元,超過對台灣入超的二倍,但越南卻不必為匯率報告操心。

美國二○一七年從越南進口商品四六五億美元,但出口僅八十二億美元,對越貿易逆差高達三八三億美元;同年美國從台灣進口四二五億美元,低於越南,不過出口至台灣二五八億美元,為出口至越南的三倍以上,對台逆差僅一六七億美元。然而,被納入外匯政策報告中分析監看的卻是台灣,而非越南,原因就是越南自美進口商品較少。

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的總體經濟與外匯政策」報告,目的是監看主要貿易對手國是否壓低匯率搶占國際市場。在二○一六年四月公布的第一次報告中就列出美國對該國貿易逆差超過二百億美元、該國經常帳順差逾GDP的三%,以及持續單向地在十二個月內淨買入外匯逾GDP的二%等三項條件及門檻,符合兩項就列觀察名單。

因為報告是鎖定「主要貿易夥伴」,而貿易總量由進口及出口合計而成,因此,主要監看對象是對美國進口加出口的前十二名國家,關鍵性的矛盾就由此產生。台灣在二○一六年出超美國一三三億美元,只是列名在美國逆差國的第十四名,但因與美國的貿易總量排在第十名,反被嚴格檢視,二○一六年還被列在觀察名單中。不要干預外匯市場,或是增加對美進口、平衡雙邊貿易,就能脫離觀察名單,但更簡單的方法竟是減少從美國進口,只要雙邊貿易量不在美國排在十二名內,就不會在報告中出現。

這樣荒謬的現象並非危言聳聽,從美國進口較少商品,反而在報告中未被檢視的例子,不只越南一個國家。二○一七年美國的第六大逆差國愛爾蘭對美出超三八一億美元、第八名馬來西亞二四六億美元、第十一名泰國二○四億美元,雖然這些國家對美出超都超過二百億美元,但因從美國進口商品的金額遠少於台灣,進口加出口合計金額相對較低,而未排入美國貿易夥伴的前十二名,根本不會出現在美國的外匯政策報告中,連分析都不必。

國際經濟與貿易環境持續改變,對美出超排名在前的國家,名次也頗有更迭,其中越南對美的貿易順差成長格外迅速,二○一二年首度進入美國貿易赤字來源國的前十五國名單,二○一七年已列在第五名;過去二十年,越南對美出口從五億餘美元成長至四百多億美元,不管以何種方式觀察,都令人難以理解為何不是受關注的對象。

影響市場競爭力的原因很多,美國透過外匯政策報告,觀察各國是否透過操縱幣值影響價格競爭力,目的是要塑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太拘泥過往的經驗,未審時度勢應時勢需求而改變,卻「選擇性的關注」部分國家,可能反而造成不公平的競爭。

從一九八九年起,美國財政部就出版「國際經濟與匯率政策」向國會報告對手國的競爭狀況,但美國赤字還是持續累積,即使報告二度更名,貿易逆差金額卻反而擴大,若不檢討貿易政策、修改監控條件及反制方法,每年二次的報告將永遠只是增添茶餘飯後的閒談素材。

  •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資料照)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資料照)

相關關鍵字: 書劍集 美國外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