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承澤若真涉性侵 「緩刑機率不高」原因是…


2018-12-06 23:24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知名導演鈕承澤涉嫌在拍攝新作《跑馬》期間指侵女性工作人員,吃上官司,前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律師陳以敦說,鈕承澤曾違反「要塞堡壘地帶法」獲判緩刑,本件性侵案若為真,要再獲緩刑的機會可能不高。

陳以敦指出,妨害性自主罪有不同態樣,若是施以強迫脅迫的強制性交,被害人又能拿出受傷等證據,成罪機率大增,本刑3-10年;若被害人在喝醉酒情況下被性侵,乘機性交刑度比照強制性交;若鈕承澤利用上司權威,讓有業務上監督關係的女下屬不敢反抗,屬利用權勢性交罪,為6月以上5年以下徒刑;如為最嚴重的下藥性侵,就得面臨最輕本刑7年以上徒刑。

陳以敦說,鈕承澤之前帶中國籍攝影師進入左營海軍基地勘景,觸犯「要塞堡壘地帶法」,被判刑6月、緩刑2年、向國庫支付60萬元,如果本件性侵案被起訴並判刑,法官多會考量之前已給過緩刑,這次再給一次緩刑自新的機率就會大減。

曾任法官、檢察官的律師李善植則說,報載鈕承澤雖未以「性器」,而是用「手指」侵入被害女子下體,仍符合「刑法」性交定義,再加上受害女事後驗傷單載明下體多處撕裂傷,也能佐證性侵過程相當粗暴,違反被害人意願。

李善植解釋,強制性交罪責不輕,但若事後能跟被害女子達成和解,獲得原諒而不追究,法院通常會從輕量刑;反之,若在罪證確鑿前提下,卻仍從頭否認到底,法院也有可能比照名導演張作驥性侵案,將之重判。

實務上,常常有被告辯稱喝醉忘記有無性侵,但因舉證困難,不易被法院採信,李善植建議,鈕承澤不要空言抗辯,以免遭認為犯後態度不佳而弄巧成拙。

至於不幸遭性侵該怎麼辦?陳以敦建議被害人先不要洗澡,保留生物跡證,第一時間到警局報案與驗傷,才能保留完整證據將惡狼定罪。

  • 鈕承澤前案獲緩刑,若這次性侵案成罪,恐難逃牢獄之災。(資料)

    鈕承澤前案獲緩刑,若這次性侵案成罪,恐難逃牢獄之災。(資料)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