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都淹水 楊娉育:別再噴口水 應擘劃「與水共存」


2018-09-12 15:43

〔記者王榮祥/高雄報導〕台北市也淹水了,所以呢?

高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今透過臉書表示,淹水問題不是噴口水可以解決的,更不是訕笑、嘲諷爽一下下,就啥問題也沒有了,她想用科學態度談一下台北市也淹水的問題,可以嗎?

楊娉育先說明,自己不住台北,而是住高雄,就是823被水K的那個城市,又很不湊巧老家在嘉義,也是823淹很慘的那個縣。

她表示,台北這次雨有下很多嗎?且用翡翠水庫與曾文水庫來比較,9月8日前翡翠水庫蓄水量是6成出頭(61%左右),9月8日以後至今還是6成多(68%)﹔而翡翠水庫滿庫是3億多噸,823以前曾文水庫是7成(74%左右),幾天後到828是9成(96%),曾文水庫蓄水量滿庫是5億多噸,所以,南北降雨量差很多,對吧?

她同時提醒,823南台灣降雨量是「平地比山區多」﹗所以南北被暴雨襲擊程度是差很多的,倘若台北市如此就淹成像是高雄的等級,治水經費還是高雄10倍,那才是台北市的問題所在,不是嗎?823情況若在台北上演,那會如何?

她指出,823南台灣淹大水,高雄網路假消息滿天飛,藉此不斷嘲諷某政治人物,台北開始出現酸言酸語,說甚麼德不配位,說就是選綠的下場,柯文哲還順勢推了競選廣告『台北市不淹水』,怎麼看都像是在嘲諷。

只是很快地,9月8日下午台北市數小時的傾盆大雨,諷刺地應驗了彼時的酸言酸語,頓時全回倒給台北。但這樣倒酸水,有意義嗎?

楊娉育認為,極端型降雨越來越極端,降雨時間縮短、暴雨頻傳,時雨量70mm的設計,硬是被時雨量破百打臉,而且是越來越頻繁。無論你願不願意,治水政策已經到了必須換腦袋的時刻!

既不住在台北,自己當然無權去談台北該怎麼治水,但是有一種態度是南北皆然該有的,我們該批判反省的是政策,而不是民主政治、不是意識型態、不是某個人,放棄傳統與水抗衡的治水思維,改以非對抗式的、「與水共存」的思維。

她說,台北市屬盆地地形,如何適地適性、順著山與水的紋理去擘劃「與水共存」的治水藍圖,必然是當地住民最清楚了,所以別再取笑誰了,都淹水了,不是嗎?老天爺…很公平的。

  • 高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呼籲各界理性看待極端氣候,應朝「與水共存」方向努力。(記者王榮祥翻攝臉書)

    高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呼籲各界理性看待極端氣候,應朝「與水共存」方向努力。(記者王榮祥翻攝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