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千里眼」勘災圖利農民 鄉公所課員判刑5年2月


竹塘鄉劉姓農民承租自強大橋下河川地永基段,未整地種植就先報災損領補助,依詐欺取財判刑。(記者陳冠備攝)

竹塘鄉劉姓農民承租自強大橋下河川地永基段,未整地種植就先報災損領補助,依詐欺取財判刑。(記者陳冠備攝)

2018-10-11 21:25

〔記者陳冠備/彰化報導〕54歲劉姓農民在彰化縣竹塘鄉濁水溪承租大片河川地,尚未整地就遇到颱風過境,劉男起貪念,向竹塘鄉公所申請天然災害救助,竹塘鄉公所指派農業課員莊啟佑前往勘災,他明知劉男沒種植,仍站在250公尺遠的自強大橋上,扮起千里眼察看災情,看到枯瓜藤即認定是農損,涉嫌放水幫劉男申請41萬9769元救助金,兩人貪汙行徑被舉報,彰化地院今日判決,莊男違反對主管事務圖利罪處有期徒刑5年2月,褫奪公權1年,劉男違反詐欺取財罪,處6月徒刑,可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曾任竹塘鄉代會副主席的劉男,3年前向第四河川局承租自強大橋兩側上游(永基段)、下游(長安段)共7筆約3.8公頃土地,直至104年8月9日蘇迪勒颱風侵台前都一片荒蕪,尚未種植農作物,颱風過後劉男意圖不法,以種植香瓜因蘇迪勒颱風受災為由,向竹塘鄉公所申請災損補助。

竹塘鄉公所農業課指派曾擔任農務主辦人員的莊啟佑(49歲)前往勘災,莊男站在自強大橋上遠距離目測劉男農田,認為受災率達25%~50%,為劉男申請41萬9769元補助,事後彰化縣調查站接受密報,劉男未種植卻領有補助,因而東窗事發。

合議庭上,莊啟佑否認圖利劉男,辯稱有與當時代理課長謝志成到自強大橋上遠眺勘災,發現劉男耕種河川地有乾枯瓜藤、雜草等地,依照經驗是颱風過後,瓜藤產生的枯黃現象,也認為從沒遇過未種植就報災損的農民,且與劉男平時無往來,是劉男不實填載才陷於錯誤,充其量是勘查疏失,並無圖利之意。

不過劉男庭訊時卻坦承不諱,表示蘇迪勒颱風來襲時尚未整地,直到11月才整地完畢,第四河川局人員也證稱,曾告知劉男,颱風要來,要不要延後整地。

法官認為,從人造衛星空拍圖看,8月3日、10月15日劉男承租的河川地仍是黃土一片,11月3日後才有整地痕跡,且種植香瓜土地會看到一畦一畦規律狀土地與種植瓜類的銀色布棚,即使風災也會留下一些,不致於裸地黃土狀態。

法官審酌,莊啟佑明知劉男未種植作物仍認定災損,身為負責勘災公務員,竟不思秉公務執行公務,據實登載,致劉男有機可乘,詐得國庫41萬9769元,犯罪後否認犯罪,態度難認良好,考量無法證明因本案直接獲利,不排除是基於私人情誼故意放水,全案依貪汙治罪條例,處有期徒刑5年2月,褫奪公權1年;劉男雖一時貪心也花光救助金,事後已悔悟,且表明繳回詐得款項,處6月徒刑,可易科罰金。

竹塘鄉公所表示,莊啟佑於87至99年間曾任農業課災損勘查主辦人員,一度調離,104年才又派往支援,事件發生後已將莊男調離農業勘災職務;彰化縣政府農業處表示,全案若定讞,會對劉男討回全額天然災害救助金。

竹塘鄉公所災損勘查人員莊啟祐扮千里眼,從自強大橋下勘災。(記者陳冠備攝)

竹塘鄉公所災損勘查人員莊啟祐扮千里眼,從自強大橋下勘災。(記者陳冠備攝)

劉姓農民橋下承租農田距離自強大橋約250公尺遠。(記者陳冠備攝)

劉姓農民橋下承租農田距離自強大橋約250公尺遠。(記者陳冠備攝)

莊啟祐認為有看到颱風過後產生的枯黃瓜藤與雜草,即認定是災損。(記者陳冠備攝)

莊啟祐認為有看到颱風過後產生的枯黃瓜藤與雜草,即認定是災損。(記者陳冠備攝)

自強大橋兩側圈紅框,即是劉姓農民承租地。(第四河川局提供)

自強大橋兩側圈紅框,即是劉姓農民承租地。(第四河川局提供)

法官調查,香瓜種植應舖有銀色布棚,莊啟佑未查就認定災損,有放水嫌疑。(記者陳冠備攝)

法官調查,香瓜種植應舖有銀色布棚,莊啟佑未查就認定災損,有放水嫌疑。(記者陳冠備攝)

自強大橋下兩側擁有腹地廣大的河川地。(記者陳冠備攝)

自強大橋下兩側擁有腹地廣大的河川地。(記者陳冠備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